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二百章 罪 5
把精挑细选出来的海盐缓缓地撒在刚刚煎好了的肉上之后,巴基把碟子给捧了起来,放在了面前,深呼吸,享受着熟肉的香味。

没有什么比早上来一份特别的煎肉排作为早餐,更能够让他满足的了。

肉,就是正义啊!

可正当巴基准备开动的时候,身后的视频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不仅仅是‘神教’的‘大祭司’(自封),同时还是庄园大总管的贝松先生打来了电话,说圣佛朗先生来拜访了。

这顿时让巴基的好心情一下子清空。因为这让他回想起来了裸露在天台上的恐怖回忆——没错,就是发生在昨晚夜里的那件事情。

巴基最后还是没有从俱乐部Pad处购买答案。

并不是因为他真的舍不得那十万单位的信仰,而是因为他目前所拥的信仰,也不过只有三万出头。

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早早就购买了满满的一个冷藏库的特别肉类的缘故——‘神之使者’很喜欢吃肉,一日五餐都离不开肉,这几乎是庄园内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而那用来存放‘神之使者’的口粮的冷藏库,更加是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看守。

目前,因为大量入货的关系,巴基手头上的信仰单位并不多,对于那需要十万单位才能买得到的答案实在是无力。

不过,明哥显然不是让自己莫名其妙昏迷在天台上的人,不然的话,哪里需要后面的十万单位的答案啊?

“好不爽啊……”巴基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儿之后,直接吩咐道:“贝松,你让他在客厅等我一会吧。”

……

当‘神之使者’出现在圣佛朗先生面前的时候,已经距离圣佛朗先生到访庄园整整有两个的时间。

“实在是抱歉,我习惯了早上醒来之后,向我神进行祷告。”巴基微笑着出现在人前,谦逊道:“让圣佛朗先生久等,实在是过意不去。”

“或许正因为使者您如此的虔诚,才能够成为得到神谕之人。”圣佛朗先生此时微微一笑,说着恰到好处的恭维说话。

“不知道圣佛朗先生早早到来找我,所为何事啊?”巴基不咸不淡地问道,同时看了一跟随着圣佛朗先生一同过来的柯思妮小姐。

圣佛朗先生此时忽然道:“使者,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有些话,我能和你单独谈一谈吗?”

巴基心中有些迟疑,但贝松先生却正色道:“很抱歉,圣佛朗先生,你还不是我教会的信徒,无法与使者单独见面。”

显然是没想到贝松先生会这样突然插话进来的圣佛朗先生此时皱了皱眉头,却见贝松先生目光不偏不倚,不卑不亢,愣是让圣佛朗先生有些发懵的模样。

“没关系,贝松。”不料巴基这会儿却吩咐道:“我也正好有些事情要和圣佛朗先生单独聊聊,你们都先出去吧。”

“好的!”贝松先生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同时走到了柯思妮小姐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看来贝松先生真的是把使者的吩咐执行的一丝不苟,半点转弯的余地也没有。

很快,会客厅中就只剩下巴基与圣佛朗先生。

巴基却忽然微微一笑,然后指了指旁边的沙发道:“我们也不要站着了吧,去坐着吧。”

圣佛朗先生点了点头,并没有意见,只是他却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沙发区——事实上,从进来之后,他就已经小心翼翼,甚至连佣人送来的水都没有喝上一口。

因为既然已经知道这位使者是一个擅长催眠术的高手,那么这会客厅内的任何一样的摆设,都有可能成为催眠施展的道具,或者会带来心理暗示。

但这里的东西看起来,似乎都没有达到那种效果的程度……比方说,没有那种相间色调的地板,没有重复响动的钟声,也没有能够视角欺诈的画——这里甚至没有摆放任何的壁画。

至于气味……圣佛朗先生是一个对气味十分敏感的人,同时也做过了多种的气味辨别的训练——这方面,似乎也没有存在。

那么,接下来或许就只剩下语言了,只要保持头脑清醒的话……

圣佛朗先生微微一笑,然后坐了下来,只是他本人却不知道,当他坐下来的瞬间,他的目光已经彻底的变得空洞起来,而他的思想,也停留在了这一刻。

巴基则是打了个哈欠,懒散地在圣佛朗先生的面前坐了下来——在圣佛朗先生走向沙发区的瞬间,巴基就已经二话不说朝着圣佛朗先生扔了一个魅惑术了。

方便省事。

“抽自己一巴掌看看。”巴基这会儿冷不丁地说了一句。

只见圣佛朗先生目光呆滞,手掌却猛然抬了起来,然后朝着自己狠狠地打去——但在快要打中的瞬间,巴基却忽然喊了一句停下来。

手掌距离圣佛朗先生的脸颊只有不到半厘米的距离,很险。

巴基则是满意地点了点头——中了魅惑术的人,才能有这种反应。因为被施加了魅惑术的对象,只会直接听命令而行动,不会经过自己大脑的思考——正因为是类似非条件发射,才能够这样及时地停下来。

至于为什么要让他停下来……当然是为了让明哥在清醒之后,不会因为感觉到脸颊生痛而怀疑什么。

巴基与明哥打交道的时间有些年头了,十分清楚明哥看似轻狂但处处小心的性格。

“现在我们来聊聊正经的事情吧,明哥。”巴基这会儿笑了笑道:“昨晚我到底是怎么离开的,你知不知道?”

圣佛朗先生不含感情道:“我不知道。按照柯思妮的说法,她在醒来之后,使者就已经失踪了。”

巴基一愣,随后皱起了眉头——不是明哥的手笔,这点现在已经可以彻底确认下来了……但也变得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难道要等自己赚够了十万单位的信仰之后才能够知道答案?

但是十万单位的信仰可以买多少肉啊……

巴基吁了口气,随后又直接问道:“明哥,你是怎么变成圣佛朗先生的……你现在又在打什么鬼主意?还有,听说你想要做总统?”

于是,圣佛朗先生便一五一十地说着自己如何从帝都司令部的骨干之一摇身一变成为大慈善家的经过。

原来,早在帝都司令部与巴基共事的时候,明哥就已经有打算洗白自己,所以一直都有以圣佛朗先生的身份在暗中做一些事情——直到明哥被抓入了监狱之后,圣佛朗先生的活跃也渐渐地变得多了起来。

至于为什么明哥在监狱里面还能够这么开心地扮演圣佛朗先生这个身份的问题,巴基压根就没有想要知道的兴趣——要知道,他本人在监狱的时候,还不是一样过着舒适的生活?

“我确实想要成为总统……”

“聪明的人应该等临高点。”

“如果可以借助使者以及他的关系网,这对我参选很有帮助,这也是我今天过来的目的。”

“柯思妮确实是我的养女,但是没有碰过她。不过她对药物很依赖,所以我不会担心她会背叛我。”

“成为了总统之后,我想要做的是……”

当圣佛朗先生回答到了这个问题的时候,巴基却忽然从他的脸上看见了一些挣扎的神情。

“我想做的是……是……是……”

圣佛朗先生脸色挣扎的神情越发的浓郁起来,这让巴基不得不皱了皱眉头。

因为这个魅惑术在购买的时候,就已经有过说明。那就是如果碰到意志特别坚强的人,并且触碰到了这种人内心的底线的时候,是有可能会失效的。

“停,我没有兴趣想要知道你成为总统之后打算做什么。”巴基此时连忙说道。

圣佛朗先生的神情才渐渐趋向于平淡。

而巴基则是思考着什么,并且时不时地看了圣佛朗先生一眼——最终,巴基做了某个决定。

……

使者大人与圣佛朗先生在会客厅内畅谈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最后两人携手走了出来。

圣佛朗先生更加是在离开之前,脸上的笑容都没有消失过。

巴基此时这是在庄园中看着圣佛朗先生与柯思妮小姐的车子缓缓使出,也是一脸的笑意——明哥并没有发现他已经坦白了许多事情,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便按照了原本的打算,与巴基来了一次想要共同合作的交流。

巴基二话不说就但应了下来,这似乎是在圣佛朗先生的意料之内呢……

“嗯……明哥虽然清醒了,但他身上的魅惑术我一直不解除的话,就像是在他的体内埋藏着一颗炸弹。嘿嘿,他就逃不出我的控制。”巴基这会儿美滋滋地想到,既然这样的话,把明哥扶上国家的宝座也没有什么问题啊。

我真的是太特么机智了!

可就在此时,只见贝松先生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喘着气道:“使者!使者!另一外‘神之使者’来找您了!”

“哦,另一个‘神之使者’来找我了啊?嗯,知道了,让去会客室见……你说啥??”

“另、另一个‘神之使者’!”贝松先生一脸兴奋之色,“真的!我已经见识过她的奇迹之力了!实在是太让人激动了!”

……

……

药业公司的特殊研究小组所在的场地中,盲先生正在看最后一次的丧尸活体娜塔莎的观察报告,因为数个小时候之后,他就要赶往机场,在那里和宋家的人汇合,然后返回华国。

办公室里面还有研究小组的一名副组长,名字叫做大木晴隆,三十岁出头,是一名日裔。

这人十分的出色,盲先生在闲暇的时候,也会指点一下大木晴隆一些药理方面的知识。而大木晴隆也不负所望,宋家村子目前使用的一些特制的药品,不少都是由大木晴隆亲自开发出来的。

“……先生,目前这头丧尸活体的腐烂程度已经达到百分之三十了,而且这种腐烂程度恐怕是不可逆的。”大木晴隆此时皱着眉头道:“我们已经尝试过各种的方法,但都不管用。另外,我们提取了这丧尸活体的细胞进行了各种的试验,但是丧尸的细胞中只剩下了内液,其余的组成成分都溶解在了内液当中。它甚至没有神经活动……我们实在是想不明白,它到底是基于怎样的原理,才能够活动的,并且还会对新鲜的血肉有强烈的倾向性。”

“如果简单就能够想得明白的话,这种东西显然也不会变得神秘。”盲先生此时淡然说着,同时缓缓地把手头上的盲文报告上合上,“就这样吧,先把它浸入液态氮槽中,先保存下来。接下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关于丧尸活体的研究工作,等我回来之后在开始吧。”

“好的。”大木晴隆点了点头。

此时,宋大从外边走了进来——与往常一样,宋大自个儿去看了一眼活体丧尸娜塔莎。

“瞎子,车已经准备好了,寒舍那边也已经准备好,差不多要出发了。”

“知道了。”盲先生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大木晴隆‘看’来,“按照我说的话去做吧。”

“是!”

……

殷红的鲜血从宋昊然的手腕处缓缓流出。

并没有像是宋昊然所说的一样,当他这段时间没有到来的时候,还会有人为歌莉娅送上鲜血——所以这段时间,歌莉娅可谓是饿得不轻。

当宋昊然到来的时候,歌莉娅已经无力地瘫到在床上,有点像是厌食病的病患,仿佛已经消瘦了一圈。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宋昊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到了她的面前,把自己的手腕割开,让鲜血从开始的几滴落下,到后来的连城一到细线,灌入了歌莉娅的口中。

“放心,接下来一段时间,是真的会有人给你送来食物的。”

歌莉娅恢复了一些精神,但并没有理会宋昊然的说话——这段时间,她几乎让这个男人折磨得崩溃,不仅仅把吸血鬼世界的事情和盘托出,甚至一些她不愿意告诉的事情,也在理智与吸血本能的交锋中因为落败而告之。

“歌莉娅小姐,要不要考虑一下借助作为人类的我的力量?”临走之前,宋昊然忽然轻笑了一声,伸手拎起了歌莉娅的下巴,低声说道。

歌莉娅讶然地看着宋昊然,他不知道这个男人哪里来的自信——借助他的力量?

“凭你?”这是她自今天宋昊然到来之后,所说的第一句话。

“反正以你母亲的情况看来,不管你再怎么努力的话,都是没有办法可以救出你那个代替你受罪的母亲,最多只是让她的刑期减少而已。”

宋昊然耸耸肩道:“但是判罪这种东西,有时候根本不需要真正的罪名。既然刑罚是掌握在当权者手中的话,你如果能够反抗的话,也不至于这么害怕自己出错,而导致你母亲的刑期会因此而加长……对吗?”

歌莉娅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好好考虑一些。”宋昊然忽然温柔地笑了笑,拍了拍歌莉娅的脑袋:“希望等我回来之后,能够听到很不错的答案。”

这扇关着歌莉娅的们,再次缓缓关上,囚室内死寂和昏暗一片。

……

……

“邱少爷,车子已经准备好了。”

房门外传来了佣人的声音。

不久之后,洛邱从房间走了出来,同时手上捧着了一叠十几本的线装书,“劳烦一下,可以把它们放回去宋老爷的书房吗?从什么位置拿出来的,我已经各自标明了,应该不难的。”

“邱少爷,你说一声就是了,不用这么仔细的!”佣人顿时大惊,连忙从洛邱的手上把这一叠书给捧了过来,同时吩咐另外一位同来的佣人,“你还不快点给邱少爷提行李!”

“不用了,我自己拿就行,本来就没有多少。”洛邱只是微微一笑。

确实,他到来的时候行李就不多,只有一个很小的手提箱子,如今离去,同样还是这个很小的手提箱子。

他接着让佣人自个儿忙去,说出去的路还是记得怎么走的。

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洛邱是这样觉得的。

此时,走廊上,一名黑色长发的女子缓步走过,手上也提着一个简单的行李箱子,看见了洛邱走来之后,便停在了原地。

是宋樱。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把一头鲜艳的粉紫色头发染回了黑色,然后简单地扎了一个马尾。

“还愣着做什么,都在等你呢!”宋樱远远地喊了一句。

洛邱拖着行李箱快走了几步,打量了宋樱一眼。

“怎嘛?”宋樱瞪起了眼睛。

洛邱道:“有点意外。”

宋樱翻了翻白眼道:“这不是当然的吗?毕竟要回去祖坟祭祖,自然是要庄重一点的!”

“也对。”洛邱笑着点了点头,“那就走吧,让他们久等了确实不好。”

“黑…黑色不好看吗……”宋樱侧着脸手指不知道何时卷上了自己的刘海,吱唔着。

“挺好看的。”

“谢谢。”宋樱嫣然一笑。

就用这个笑容结束这一段的南美洲之旅吧,洛邱觉得这样也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