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关于我转生成魔王这件事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最终话 1
“姐姐!”叶雨泽惊呼一声,那个乌鸦模样的怪物刚带着慕寒小姐从阿撒兹勒的周围逃离,叶雨泽便立刻飘身到他面前,警惕的看着他,道:“我只说一次,放开她!”

此人是敌是友,叶雨泽目前还不清楚,但他救了慕寒小姐倒是真是,所以叶雨泽也没有一上来就与他动手!

“哦,尊敬的先生,请别误会,我并无恶意!”怪物连忙摊摊手,示意自己并不想与他为敌,他的话虽然很有礼貌,但他的嗓音实在难听,沙哑而又苍老,让人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

“放开她!”叶雨泽不为所动,冷冷的重复道。

说完,他身上的黑火燃烧的更盛了,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抢人的架势。

“当然!”怪物善意的笑笑,将慕寒小姐托在手上,递到叶雨泽的面前,然后看着他的眼睛,满含深意的道:“如您所愿,我最尊敬的……罪域之主大人!”

“额?”叶雨泽刚想伸手去接,突然听到这么一句话,当下就愣在了那里。

他心思急转,这个怪物好像知道他的秘密,可他怎么会知道,除了在和奥莉菲娅缔结【奴隶契约】的时候,被奥莉菲娅隐约察觉到了身份以外,他并没有暴露过给任何人,难道是仅仅凭借自己会使用【罪域之火】这一点就猜出了我的身份吗?

不对,会使用【罪域之火】可不止阿卡玛纳一人,否则慕寒小姐和阿撒兹勒也叫出了黑火的名字,怎么他们没有如此怀疑过我呢?叶雨泽否定了之前的猜测。

“还愣着干嘛啊?快接过来啊!”正当叶雨泽不知所措之时,阿卡玛纳在他的心里喊道。

“哦!”叶雨泽在心里答应一声,连忙熄灭身上的黑火,将虚弱的慕寒小姐接过来抱在怀里,他和阿卡玛纳现在就是绑在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既然他敢叫自己接过来,肯定是没有问题。

“姐姐!你还好吗”叶雨泽脱下破烂的衣衫,小心翼翼的将慕寒小姐裸露出来的肌肤盖住,然后向怀里的慕寒小姐问道,眼里满是关切之色!

【邪眼-Evil】封禁的持续时间已经过了,但慕寒小姐还是由于魔力过度消耗以及身体的极度劳累而无法动弹!她简单的点点头,不再说话。♂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他们在这里交谈的同时,阿撒兹勒也在经受着罪域之火的洗礼。

“鸦刹!”冒着黑火的阿撒兹勒朝那怪物怒吼一声,面色狰狞,心如死灰。

“哦,是阿撒兹勒大人啊,什么事啊!”那个怪物就是鸦刹,听到阿撒兹勒的呼唤,他故作惊讶的问道。

“为什么要帮他们?为什么连你都要帮他们……”阿撒兹勒的面容在黑火的映照下,愈发的可怖,他以怨恨的眼神问道。

“这个啊!”鸦刹咧嘴一笑,道:“很简单啊,你说过的,我是邪灵,我的存在即是为了杀戮!所以谁能让我杀戮,我便去帮谁!而阿卡……叶雨泽就是这样一个人!”

鸦刹本想点破叶雨泽的真实身份,但叶雨泽凌厉的眼神还是让他该口了!

就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阿撒兹勒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良久,他骂了一句:“畜生!”也不知道是在骂鸦刹,还是在骂自己。

鸦刹的出现,让阿撒兹勒失去了最后一个杀死慕寒小姐的机会,黑火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躯干,他的生命力正在飞快的流逝。

他很清楚,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和自己那些手下一样,化为一团黑雾,被叶雨泽作为“养料”吸入体内……

而直到现在,沙里木也仍然没有回援,这意味着什么,阿撒兹勒不会不知道。

众叛……亲离吗?

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席卷了阿撒兹勒的全身,他好不甘心啊……

他并不害怕死亡,他只是不喜欢这种穷途末路的感觉,这让他有一种成为别人猎物的感觉,就像之前自己总喜欢戏弄别人一样,自己终了也有了这么一天!

阿撒兹勒落寞的笑笑,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几十岁!

罢了,罢了!他捡起了地上一把士兵们掉落的单刀,然后毅然决然的将自己头颅砍了下来!

噗嗤!滚烫的鲜血从断颈喷涌而出,像极了一个喷泉。斗大的头颅砸在地上,像是法庭上的宣布审判结果的落锤声,宣告着阿撒兹勒的死亡!

随着阿撒兹勒的死亡,黑火也终于停止了燃烧——没有了生命的阿撒兹勒已经不属于罪域之火的燃烧目标了!

美人迟暮,英雄末路,所有人都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一心想要置之死地的阿撒兹勒最后是自杀而亡的!

但这样才像是阿撒兹勒,不是吗?纵然是死,也绝不会将一身修为给别人徒做嫁衣!

天边的残阳如同金子般耀眼,笼罩着整个战场,既倾泄在阿撒兹勒残破的躯体之上,也照耀白石城的城墙之上。

“杀!”帕特里夏身着【圣影甲胄】,化身为一道残影,手持一对冒着黑气的残月弯刀向沙里木扑了过去。

影骑士的速度本来就迅如闪电,身披了【圣影甲胄】的帕特里夏更是快到了不可思议,几乎是“杀”字刚出口的瞬间,她便到了沙里木的面前。

沙里木冷笑一声,继续以不变应万变,撑起了由沙子组成的【极壁之墙】。

在绝对的防御面前,任凭你速度再快,也无法穿破我的抵挡,这也无法这也是沙里木敢如此笃定自己会胜利的原因!

果然,不出沙里木的所料,帕特里夏的双刀只能在沙子上留下两道不深不浅的痕迹,离破开防御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

帕特里夏不甘心,退后一段距离,继续朝【极壁之墙】发动袭击,一次,两次……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她已经发动了几十次攻击,但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她就像是一只弱不禁风的小鸟,一次次的撞向窗户上的玻璃,却永远无法将它真正撞碎!

“哼!”看着坚毅的帕特里夏,沙里木不屑的笑笑,这个蠢女人,即便是真的破开我的防御,就一定能杀死我吗?还有,你真的能破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