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邪骨仙风 > 第一百八十一章 让狗货癫狂的大凶宝术

第一百八十一章 让狗货癫狂的大凶宝术

“你的本体是什么。”

杜牧居然看不透这个生灵的本体是什么,而且说话的口气非常欠揍,就像对方理所当然应该告知他一样。

“轰!”

这位深处走出来的生灵极为强势,直接以实际行动回应,霸道出击,一腿扫下,整座山崖都被鞭塌了,连带杜牧一起,轰然落向深渊。

刚才还不可一世的人族少年,连惨呼一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让无数块巨石埋在了渊底。附近关注这一切的原住民全部发蒙,只能在暗中叫好,却不敢吱声。

“蝼蚁一般的货色,也敢来我界逞凶……”灵山走出来的生灵非常冷漠,身上自然流露出上位者的气息,有着些许不屑。这种蝼蚁连他一腿都接不下,还说是什么人族大凶,分明弱的可笑。

作为纯血大凶后裔,烛碎虚继承了烛龙遗族的全部优点,力量、速度和仙金一般强悍的身躯,完全不是蛟龙那种杂血旁支能够比拟。

一腿扫落凶残少年,扬本土生灵威风,烛碎虚转身离开。那条爬虫太弱了,让他期待落空。

然而,他刚刚迈出一只脚,背后传来雷啸之音,渊底阴风鼓荡,那条小虫子飞出蛟龙渊,闪电鞭出一腿,挂在烛碎虚肩头,砰地一声,鲜血飙溅,大山被砸崩,成片的万钧大石隆隆落下,将烛碎虚埋在了下面。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个变故突如起来,关注这里的生灵都没反应过来,那个凶残的人族少年顷刻间完成逆袭,让他们无法相信看到的一切。

烛碎虚,是这片世界最强大的遗种之一,威名远扬,自带大凶光环,居然被少年活埋了,这家伙凶残得完全不像人类。

“肉身强悍的不像话啊,如果是普通王级生灵,这一腿就该爆了才对,终于有点意思了。”杜牧望着乱石堆,笑靥如花。

“轰!”

乱石穿空,形成一波碎石风暴,烛碎虚拍碎身上的巨石,裹着一团炽烈的银光,从中走了出来,目光绽射神芒,冷幽幽的扫向对手,阴声道:“蝼蚁,看来我小看你了。”

“我就喜欢你们这些自视甚高的家伙,因为你们越是高高在上摔得越疼,揉捏起来才会让我感到过瘾。”杜牧开口,然后瞬间爆发了。

他闪电般欺近,轰隆一脚踢向烛碎虚胸口,雷厉风行,彪悍的一塌糊涂。

烛龙一族最强年轻血脉发出一声低吼,掌锋砍向对手腿骨,要将其斩断,重创于他。然而,对方宝体强硬的超乎想象,比仙金还要硬,砍在上面纹丝不动,反倒是喀的一声轻响,他手骨遭受巨震,裂开三道隙纹。

烛破虚一凛,顷刻间凶气如海,气势一浪狂过一浪,猛然提升一大截,想要强行切开,誓要斩断对方小腿。

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的,他气势上涨的同时,对手疯威更盛,光芒耀眼,对手那只脚他没能切断,最终还是劈落下来,直接将他那只手掌震碎,砰得一声,踢断他数根胸骨,让他连退数十步,在空中洒下数朵血花。

穿心刺肺的剧痛,终于让烛破虚看清了事实,这个人族并非他口中的蝼蚁,非常的强大,强大到可以威胁他的生命。

“多少年没受过伤了?上一次流血,好像还是九十年前吧……”

烛破虚舔干嘴角的血渍,陷入短暂的回忆。那个时候,他和金三线那个家伙争斗三天三夜,打得天昏地暗,就是为了抢夺一朵花,自那场恶战过后,他就再未受过伤。

“你这样无视我的存在,真的好吗。”杜牧轻笑,“会死的哦。”说着,他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到了对方右侧,噗的一声闷响,犹如踩爆一颗皮球。

烛破虚化成点点光雨,消弭于虚空。

“嗯?只是一具灵身?”杜牧有着些许愕然。

虽说灵身并不是大神通,但也不是谁都能修成的,起码他只在连山魂那里见到过一具。据说这种宝术修到高深处,可以比肩本尊,拥有同样威能。

杜牧有些眼红,瞪大双瞳,扫出两道光柱,想要揪出对方,然而,烛破虚就跟凭空消失了一样,连气息都感应不到了。

灵身修炼宝术再加上可以躲过四变皇瞳搜捕能够隐匿行迹的秘法,要是将这两样弄到手,实力必然跟着暴涨一大截。

光想想就让狗货激动得浑身发颤。

千骄战场果然是个好地方啊,难怪有些人甘愿冒奇险,哪怕陨落在里面也要挤破头进来,如果能得到一两种大凶宝术,绝对受用终生。

“宝术,我的宝术在哪。”狗货嘴角流涎,眼睛发光,仔细感应对方。

不得不说烛破虚的天赋宝术太逆天了,开眼为昼,闭目为夜,吸气为冬,呼气为夏,可以不眠不休,以这货狗鼻子之灵、狗眼之毒辣,居然完全找不到对方,急得他鸡毛挠脚一般,痒痒难受。

“找到了。”忽然,杜牧一声欢呼,扑向蛟龙渊,纵身扑下。

要不是他掌握了‘一念天涯’和‘空间阵纹’,对空间察微知著,真得很难感应到烛破虚隐匿的地方居然是渊底碎虚里,而且他此刻已露出獠牙,准备随时给予敌人致命一击。

烛破虚见行迹败露,干脆不再隐藏,现出本体主动出击,银霞喷涌卷起滔天巨浪,自渊底冲宵而起,同时,他的双眸一开一阖,让这片空间在白日和夜间交替转换,施展无上宝术,杀向对手。

“嗷呜,我的宝术!”

杜牧鬼哭狼嚎,怪声尖叫,想也不想就抽出千骄碑,砰的一声,重重敲在烛破虚头上,让他硕大的龙头发晕,龙眼发黑。

“噗……”

烛破虚张嘴吐出一口郁血,神魂受到了极大的触动,满脸惊骇,“这是什么仙宝,居然要剥离我的神魂!”

烛龙一族超强的天赋神通,注定他拥有远超同龄人的强大神魂,然而,那根其貌不扬的破石板居然让他有种要被吞噬的感觉,不禁毛骨悚然。

他其实还不知道,这已是碑灵压制自身的结果,不然,他这现在已经成了任由狗货揉搓的面条了。

“快把我的宝术交出来。”杜牧一棒子敲得对方神志不清,施展音波碎虚破神通,乘机迫问。

只是可惜,螳螂天赋神通攻击神魂可以收到奇效,却不具备搜魂的功能,无法掠夺对方记忆,不然他此刻已经得手了。

不管哪个种族,都不能接受镇族神通的流出,连山族因为‘阳山惊神指’甚至还出动七皇祖进行截杀,烛龙身为上古大凶,自然不会忍受曾经是‘奴仆的奴仆’来威迫他。

“吼!”

烛破虚怒吼,摇头摆尾,想要撕碎对手,但杜牧稳稳骑在他头上,不停的用棍子棒槌,敲得他天昏地暗,摇摇欲坠。

“老实点。”杜牧毫不客气,一棍子敲在他脊背上,砸断烛龙骨,咬牙切齿道:“把宝术交给我。”

这货俨然把烛龙一族的本命神通当成自己的了,不停的施=暴,并严刑拷问。

附近十数条山脉内的原住民,集体噤声,神识陷入混乱。≌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这凶残的人类太可怕了,将强大至极的烛龙遗种打成了猪头,完全看不出烛破虚身上有半点上古大凶的影子,就跟捏泥巴似的,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想怎么整就怎么整,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大凶啊?

“到底交不交?”杜牧握住烛龙一只角,将它高高举起,甩鞭子一样抽向高山大峰,砰的一声,那大山被拦腰斩断了。

拷问不出烛龙宝术,狗货暴躁到极点,他强行揪出烛破虚神魂,让他露裸在外,用音波碎虚破进行攻击,同时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将皇瞳修炼到‘五变窥本源’的境界,来应对今天这种情况。

进宝库无钥匙,入宝山而空回,杜牧怎能容忍这等事情,这让他伤心欲绝,彻底癫狂了。

“交不交……交不交……交不交……”杜牧魔怔一样,抓住烛龙狂轰乱砸,将附近一切能击毁的物体全部砸碎。

“嗷吼……”

烛破虚怒火滔天,愤而咆哮,附近山石被震成了齑粉,烛龙一族的天才实在憋坏了,郁闷的想死。

烛龙一族生命力顽强,并且拥有悠长的寿命,他已活过四百余年,却正当青年,至今吃过的人族天骄不下双手之数,原住民在他面前更是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而今……而今他竟然被一个人类少年捏成了面条子,可以说是丢尽了上古遗族的面子。

一咆之后,他双瞳齐开,里面有黑白二气激射,随即这片天地风起云涌,日夜交替,天色突变,烛破虚施展压箱底的神通,终于将杜牧甩飞。

接着,他再次化形,变为人体,瞳孔突然爆射出两道神芒,突破空间束缚,威能恐怖无边,瞬间斩落杜牧满头的黑发。

烛龙空间宝术厉害到了极致,杜牧根本来及闪避,情急偏头,这才没被轰碎脑袋,但顶着一颗光秃秃的脑壳,油光发亮,闪着迷人的光泽,非常滑稽,而且,另一道银光贴着他的脖根闪电般飞了过去,擦出一道血口子。

狗货眼红到两泪汪汪,更加渴望得到烛破虚的天赋宝术了,但凭他目前的实力还无法完成,只能低声下气向碑灵求助,然而碑灵根本不理,气得狗货破口大骂。

“既然你执迷不悟,那就去死吧。”

杜牧炸毛,对待这些遗族才不会手软,既然得不到还有什么好说的,只能宰了。

轰!

他凌空扑击对手,裹着炽盛的银芒,就像一团极速移动的星云。

烛破虚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大的人族,对方实力凌驾在他之上,他一直被压着打,这一战将是生死之战,此时此刻根本不敢有任何保留,将气势提到绝颠,神通尽出,开眸就是闪电,抬手就是雷霆,虚空躁乱,将附近空间全部打爆。

然而,杜牧最不怕的就是雷霆之力,他触动过的雷劫根本不是对手能够想象的。

狗货强渡闪电,横穿雷霆,一步就到了烛破虚面前,“让你也尝尝被劈的滋味。”

“咔嚓!”

一道并不是很耀眼的紫色雷蛇从他指尖飞出,当即就洞穿了对手心脏。

“人类,你根本不懂烛龙一族的天赋宝术有多么可怕,你这点雷力还不够给我瘙痒的。”

烛破虚见到对手居然朝他打出雷霆之力,忍不住嘲讽对方的无知,烛龙最强大之处正是来自空间和雷电。

然而,他话刚出口,下一刻就脸色狂变,因为那不是普通的雷霆之力,而是雷劫之力。

雷霆和雷劫,一字之差,却是云泥之别。

顷刻间,天地大变样,银龙席天慕地,雷劫遮空,凡是在天威笼罩之下,一切物体都成了劫灰,随之湮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