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旅行体验师 > 第三百二十章 姑苏
正文

对苏.州,顾淼相当的熟悉,毕竟在隔壁,飞机3小时之内的距离都叫隔壁。

江.苏,正是江宁与姑苏的合称。

历史最闹腾的时代是春秋吴越争霸,什么范蠡,西施,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之类的,是在这一带发生的。

由于“有天堂,下有苏杭”这句话,导致很多没有好好学习小学地理的外地人,认为苏杭在同一个省。

在0512这个区号下面,挂了五个市,除了苏.州之外,还有昆.山、常.熟、张.家港、太.仓。

常熟出名的是蕈油面,以及一段怎么看都很阴谋的历史。

古公亶父生了三个儿子,老大泰伯,老二泰坦,哦不,是仲雍,老三季历。季历不咋滴,有一个牛逼的儿子叫姬昌,是那个在渭水边勾搭了姜子牙,被关了七年的周王。

传说,老头子觉得姬昌这孙子甚好,可承大统,于是老大和老二那蹿了,说给老三让位,从陕西一路狂奔到了当时断发纹身被称为蛮夷的吴越之地。

他们这次的让贤行为受到了后世史家的高度赞赏与好评。

做为一个熟读《竹书纪年》的顾淼,他显然不能认为这事是正常操作。

那个时候周部落,属于小邦周,正忙着照顾大邑商的情绪,周围还有乱七八糟的像犬戎这种东西的存在,

古代人为什么讲究多子多福,一定要生儿子,因为在操着冷兵器撕逼的时候,儿子的作用相当的大。

而且轻易不说分家,提议分家的人一般都是要被骂的。

这老大和老二带着自家那支人,说蹿蹿了,还蹿那么远,算周原那块地方住房紧张,也不至于跑这来。

何况按史书里的说法,老头子本来看的是姬昌,那两位只要在嘴说两句客气话谦让一下完事了呗,三请三让那是奸臣要谋位才需要的流程。

仔细研究了一下,0512下挂的另外四个市,肯定来不及,以后再说。

·

姑苏,除了燕子坞,慕容复,还有姑苏城外寒山寺,莫邪干将总相依。

还有1991年的《戏说乾隆》,也是在苏.州几大园林实景拍摄,算得是第一部扮猪吃虎,装逼打脸剧情,

虽然后面有了《康熙微服私访》,但是最后皇帝抖身份,一干人等呼啦啦的跪一地,那种感觉还是挺爽的。

也难管有大神写了几本一模一样的套路,照样有人认,

自古套路得人心啊。

既然沙蓓蓓同学的要求是吃三虾面,那自然是先直奔裕兴记。

不小心正好在双休日的饭点到,居然还排起了队,苏.州很多在面馆都只做早和午的生意,下午关门了。

在等位的时候,顾淼说:“江南吃的东西都差不多,南.京倒是没有三虾面这种花哨的吃法。”

沙蓓蓓笑起来:“可别提江南,之前有一个人问我,说你们那里的房价跟江南怎么样,我说我们是江南啊,他说明明是在江北。”

“我还真没把江北当成是025的地方,小时候只知道六城区,大学之前,我都没有去过江北,感觉过了江是完全不同的世界了。”顾淼也嘿嘿笑起来。

在凡是提到大内斗省,那必然是指江.苏,苏南看不起苏北,苏自己站队,最和谐而太平的时刻是十二个地市一起骂南.京。

语言风俗的确是相去甚远,苏.州话如同金庸小说《天龙八部》里写的那样,软软糯糯,当得起吴侬软语这个听起来很温柔的名字。

好在吃面翻台快,没一会儿排到了。

三虾面,98元。

顾淼眨了眨眼睛,确定没有少看一个小数点,没错,是九十八,间真的没有小数点,如果有,那一定是木牌趴了一只苍蝇。

这碗面,算是初夏限定品,在五六月间才会有,

在很久很久以前,是在大多数人们还沉迷于大块肉和高糖高油的时代,一碗三虾面能顶十碗大肉面的钱。

所谓三虾是指河虾仁、虾黄、虾籽,在大量市的时节,98块钱能买到可以做出来四五碗面的虾量。

不过看着在一旁手工剥虾的阿姨,顾淼与沙蓓蓓这两个新时代懒青年,觉得有钱买劳动力,还是值得的。

“可千万不能让我妈知道,”顾淼看着单子的价格,“她肯定会说有这个钱,还不如去菜场买了,自己剥。”

沙蓓蓓说:“我妈倒是不会,她只会嫌店里的虾太小,不如自己在菜场挑的大。”

“要是有个家用剥虾机好了。”她说着,拿出手机,开始在淘宝搜索。搜到的全是普通的钳子,被冠以浮夸的“剥虾神器”之名。

顾淼摇摇头:“我终于知道淘宝的gdp是怎么给拉去的了,稍微给改进一点功能,方便度提高10%,价格敢提高50%,我倒是觉得,冻虾仁也没什么不好。”

“毫无灵魂。”沙蓓蓓冒出来四个字。

“哎,它们已经死了啊,当然没有灵魂,要是冻虾仁突然跳起来,给你跳一曲巴扎嘿,还不吓死你。”

美食纪录片里的弹幕最常见的是“为什么不戴手套”和“戴了手套没有灵魂”,每次看之间,顾淼都得先设置屏蔽关键词。

“当然不是要它诈尸,冻虾仁不够鲜,不如活虾剥出来的好吃。”

说到这个,顾淼又只得闭嘴,冻虾仁和鲜虾仁,他只能吃出来口感的区别,一个松一个紧,但是,从本质来说,也没有什么特别不得了的区别,他都能吃。

鉴于一次没领悟唇膏质地的丝绒与雾化的区别,已经被沙蓓蓓嘲笑了一下,他也不敢再说啥了。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反击也没有成功,

哥们儿教给他的方法很不好用,他让沙蓓蓓领悟一下不同高达机体的区别,没想到她一下子说出来了,顺便还反问他:“拉克丝、史黛拉、爱娜、伊莲娜你更喜欢哪种类型。”

害得顾淼在大脑飞快的过了一遍这几个女人哪个性格更像沙蓓蓓,小心翼翼的提出他更喜欢凯瑟琳。

还被沙蓓蓓吐槽,高达w不算正规军。

有人接得住自己的梗很开心,但是居然还能反制,这一点不行了。

他在烦恼的时候,沙蓓蓓很得意的告诉他,在认识了顾淼之后,得知他喜欢机甲动漫,所以,她坚持把高达谱系、eva之类的都看了。顾淼忽然从酸到甜了。

与很多地方不一样,苏式面是面与浇头分开,分成不同的五碟端出来:面、三虾、小青菜、姜丝和一碗汤。这种操作叫“过桥”。

面是白汤光面,没有什么味道,

需要坐下来,倒进去,

自己动。

面里只有少许汤水,因为汤水大了冲淡虾的味道了。虾仁确实很鲜,虾黄不太多,虾肉很嫩滑个头不大。

顾淼点的是鳝背虾仁两面黄。

三虾面被称为面的爱玛仕,两面黄以前被称为面皇帝。

浇头都是现炒好,端来直接浇在面,让汁水渗进面里,把原本炸的酥脆的面变的酥软,本质有点像方便面,而且还不是“非油炸,更健康”,它是油炸的,不然怎么黄。简单的说是高级版的干脆面加浇头。

山陕两处吃面大户,吃的是面条本身的筋道,

苏式面吃的是浇头,

起得了床的老一辈人,对头汤面有执念,

所谓“头汤面”,是一天第一锅汤下出来的,面店里的煮面水是不会换的,一天那么一那锅,煮面的汤越煮碱水越重,水质变稠,出水的面变粘了,还会有碱水味。

“你觉得怎么样?”沙蓓蓓问道。

顾淼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我觉得,值得60块钱加不排队吧。”

只吃了两碗面,自然是没有足够饱的,既然有小吃,为什么要迫不及待的把胃撑满呢?

在一个小摊,顾淼拿起了一块烤得焦黄的某种食物给沙蓓蓓看:“知道这是什么吗?”

“像动物的爪子,应该是面吧。”

“嗯,这个叫老虎脚爪,以前在魔都也挺常见的,后来没有了,我前东家,有一个95后的魔都土著,他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老虎脚爪,被80后们一通耻笑。”

顾淼买下这块老虎脚爪,其实吃起来很普通,严格说来,像烤馒头,外面脆脆的,里面软软的,还带了一点甜味儿。

鲜肉汤圆,在金陵也时常能吃到,

甜咸汤圆与甜咸豆花、甜咸月饼、甜咸粽子、甜咸海带汤,并列在南北食品的大乱斗。

不过鲜肉汤圆、鲜肉月饼,离了江与沪,真没见过,应该属于地方特色,而不能算在南与北的大义之。

肚子里塞饱之后的下一步,是把它们消化掉,

在干将路慢慢走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外地牌照的车停在路旁,车里的人招呼道:“请问苏州园林怎么走?”

沙蓓蓓小声提醒热心的顾淼:“小心是骗子,现在都有导航了,还要问路?”

顾淼很想知道如果这是骗子,会是什么套路。

他还是回应道:“你要去哪个园林啊?”

“是苏州园林。”

“苏州有好几个园林,不是一个园林叫苏州园林。”

“啊?好几个啊?”

车两人都被这个消息震惊了,然后他们谢过顾淼,在手机搜寻苏州园林的真相。

“呼,原来不是骗子,是傻子。”沙蓓蓓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来之前都不做功课的吗?”

“说不定是来出差,顺便想玩玩的人吧。”在路,顾淼见过不少这样的人。

有人去过一趟西藏,全程当行李,跟在别人后面,听凭安排,自己到底去的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有人去了很多次德国出差,全程连德国的马路都没有踩过,

大概放度娘搜,都不会用关键词。

拙政园、师园、狮子林、留园,都被顾淼抛弃了,他选了沧浪亭,没什么特别的理由,是因为这个地方,是《戏说乾隆》里,乾隆半夜在这里等程淮秀,结果美人没等到,却等到了杀手。

好像他从来没想过要找沙蓓蓓这样的女朋友,没想到这么遇了。

需要纪念一下,当然不能把这个理由告诉沙蓓蓓。

沧浪亭在苏州现存园林历史最为悠久,始建于北宋,园名取自楚辞《渔父》“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之意。

原来是五代十国时广陵王的花园,后来才盖成了住宅,盖房子的人叫苏舜钦,跟苏东坡那一家子没有关系,要有关系,也得是往数不知道多少个祖宗。

他会跑到这里来盖个亭子,理由较蛋疼:老苏按例,把单位里旧纸张卖的钱请同事吃饭,也有人说是叫鸡,被人告状说监守自盗,直接被罢官,一起吃饭的十几个人也都被开除公职。

按宋朝的制度,老苏应该只是吃个饭,最多叫几个伴唱的妹子,毕竟北宋官员叫鸡是大罪,要弹劾不止弹劾监守自盗了。

卖废纸当然只是个起因,真正的原因是:他是跟范仲淹混的,庆历新政看不顺眼的人可多了。

抓到个机会还不弄死他。

于是跑到这里来,买下了地皮,盖了沧浪亭,盖完不算完,写了一篇《沧浪亭记》,全篇都在假装豁达:“老子不care。”

然而,他活到四十岁而亡,很难说是不是给气的。死的太不凑巧了,他死的那一年,彦博,是那个往地洞里倒水取球球的神童,替他平反昭雪,还给了个湖州长史的位子,但是他已经病的不能任了,十二月去世。

园子只有一小汪池塘,安安静静,不够沧,也没有浪。

碑记厅的西南,石壁陡峭,有一处水池,临池有篆书“流玉”两字镌于大石。

“泻玉未若沁芳。”沙蓓蓓忽然冒出来一句。

这是《红楼梦》里,贾宝玉被他爹拖去大观园视察工程进度的时候,为沁芳闸命名时说的话。

顾淼想说那是流,不是泻,仔细想想,泻也是哗啦啦的往下,流还是哗啦啦的往下,本质他说不出有什么不同,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园央是大片假山,山顶有真正意义的沧浪亭,亭柱有:“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的对联。

“半句是苏舜钦写的,下半句是欧阳修写的。这两人关系不错。”顾淼说道。

沙蓓蓓叹了口气:“跟苏舜钦关系好的两个人,合伙把狄青给逼死了。”

“没办法,北宋自个儿是武将逼夺孤儿寡母才开的国,得位不正,整天怀疑武将也是正常操作。”

“好好的一个帅将军,这样被逼死了。历史两个漂亮的要戴面具才能打仗的人,都是被逼死的。”

顾淼清清嗓子:“你不能别这么肤浅,光看脸喜欢,帅又不能当饭吃。”

“当然可以当饭吃,你看那些演员,说补几亿的税补几亿的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