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美女总裁的特战兵王 > 第722章 无敌大狗(下)
砰!

轰!

李紫微的天虹剑,戚柔双的残虹剑。

两柄长剑携着无坚不摧的气势,一同刺在黑色大狗的脑袋上。

可是黑色大狗的脑袋连一点皮都没被刺破,反而李紫微和戚柔双二人被自己的力量反噬,二人一同吐了口鲜血,随后倒飞了好几米远才稳住身形。

“萧大哥!”

“天南!”

在戚柔双和李紫微的惊呼声中,萧天南举起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知道自己死定了,这黑狗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戚柔双和李紫微可是金仙境的强者,但是对这黑狗出手,却好像是在给它挠痒痒一样。

这样的无敌存在,根本就不是萧天南能够对抗的。

除了等死以外,萧天南想不到自己还有什么应对的手段。

咚!咚!咚……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萧天南能够很清楚地听见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

预想之中,身体被黑色大狗咬进嘴里,然后用牙齿碾磨成碎肉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反倒是带着纯净灵力的液体不断滴在萧天南脸上,萧天南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这液体原来是黑色大狗的口水。

黑色大狗慢慢把脑袋缩回去,随后它凑在萧天南身上使劲嗅了嗅,尤其是萧天南的右手,黑色大狗一闻再闻。

萧天南紧张的直咽口水,生怕黑色大狗有什么别的爱好。

突然黑色大狗自言自语地疑惑了一句:“真是兔老大的气息,这不应该呀?”

黑色大狗猛地一下抬头看向萧天南,它恶狠狠地问道:“你是不是见过一只很漂亮的兔子?”

“很漂亮的兔子?”萧天南辨别着黑色大狗的表情,试探着问道:“你说的是天兔吗?”

“你真的见过兔老大?”

黑色大狗一下兴奋起来,顺带着连庞大如霸王龙一般的肉身,都缩小得好像正常的成年二哈一般大小。

萧天南一看黑狗这反应,心里对它的身份立刻有了猜测。

他干咳两声,强自镇定道:“我和天兔不仅仅是认识,并且还结拜成了异姓兄弟。

我叫它‘小兔’,它叫我‘南哥’。”

“你和兔老大结拜?”黑色大狗狐疑地扫了萧天南一眼,原本已经柔软不小的目光,随即又变得凶狠起来。

“你敢骗本君?兔老大何等的修为,它会和你这么一个蝼蚁一般的小人物结拜?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并且它还让你当兄长,这绝不可能!”

“蝼蚁一般的小人物?”

萧天南一脸高傲地冷哼一声,他右手五指一张,玉虚琉璃灯出现在他手心之中。

萧天南道:“小兔说过,我有神王之资,未来肯定能够纵横寰宇。

这盏玉虚琉璃灯,就是小兔送给我的礼物。

并且小兔还说了,它原本有两个小弟。

一个叫什么龙,一个叫什么天。

在这两个小弟之中,最让它生气的就是那叫什么天的。

那家伙吃了天兔的三皇元气丹,却没有依照承诺帮天兔完成它交托的事。

我记得它说过是什么事,这一时间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你别着急,让我回忆回忆……”

“不用回忆,不用回忆了。”黑色大狗连忙打断萧天南的回忆,它咧着狗嘴嘿嘿笑道:“原来你是兔老大的朋友,你倒是早说啊。”

“我不是它朋友,是它大哥!”

萧天南十分严肃地纠正黑色大狗,他将右手手背展露在黑色大狗面前,随后将天兔的兔毛显示出来。

黑色大狗一看到这兔毛当即神情大变,它颇为紧张地咽了口口水道:“这是兔老大的‘本命毫毛’?”

黑色大狗重新看向萧天南,目光很明显变得恭敬了许多。

它讨好地笑道:“大哥对不起,大水冲了龙王庙,差点儿自家人打自家人了。

我叫‘哮天’,就你刚刚说的,兔老大那两个小弟之一。

当年兔老大给我吃了三皇元气丹以后不久,天庭突然遭遇袭击。

我在那一战里身受重伤,被二郎放在御天环里疗伤去了。

我这才刚刚出来,所以根本来不及去办兔老大交托那事。

你有空帮我跟兔老大解释解释,让它千万别生我气。”

萧天南早就猜到了这黑色大狗是哮天犬,之前萧天南刚遇到天兔的时候,天兔就曾经跟萧天南吐槽过。

它用三皇元气丹换哮天犬用玄天境帮它记录七仙女洗澡的画面,结果天兔连七仙女的一根手指头都没看见,天庭就破碎了,当时天兔以为哮天犬也死了。

当时萧天南以为天兔是随口胡说的,没想到那事儿竟然是真的。

更加让萧天南没想到的是,天兔在天庭的地位竟然那么高,哮天犬光听它的名号就自认是它小弟了。

萧天南伸手摸了摸哮天犬的狗头,哮天犬皱了皱眉,它平生最讨厌别人这样摸他。

不过哮天犬想起萧天南和天兔的关系,最终还是乖乖的让萧天南摸了。

哮天犬虽然通身漆黑,可是它的狗毛柔软光滑,摸着手感绝佳,萧天南差点儿没舒服到叫出声来。

萧天南一边摸着哮天犬的狗头,一边唉声叹气地说道:“你不用担心,小兔以为你和应龙已经死了,所以不仅没生你们的气,反而为此难过了好久。

我在天庭安慰了它好几天,它情绪才稍微好转一些。”

“兔老大以为我和应龙死了?为什么啊?

以我和应龙的修为,哪有那么容易死?”

萧天南看着一脸不解的哮天犬,他轻声问道:“你是不是不知道,天庭已经坠毁,众仙已经全部陨落。

原本神皇还活着,可天兔发现是他勾结外敌,害死了天庭众仙。

所以天兔把神皇禁锢以后,放在思过崖悔过去了。”

“天庭坠毁,众仙陨落?”

哮天犬被萧天南这话惊得险些从这半空之中掉下去,它猛地回头看向轩辕天仁,目露凶光问道:“你手里的天郎令旗是从哪儿得来的?”

轩辕天仁被哮天犬这目光看得打了个激灵,他握着天郎令旗道:“哮天你大胆,我手持天郎令旗就是你的主人,你竟然敢质问我?”

“你是本君的主人?”

哮天犬冷哼一声,语气森幽地说道:“你怕是没弄清楚情况。

天郎令旗是本君当初送给二郎的,二郎只不过本君的一个玩伴而已。

就算今天是二郎亲自拿着天郎令旗在这儿,他也不敢说他是本君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