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张一真 > 第三百九十六章狗儿咬了吕洞宾,紫蕊泪眼动了情

第三百九十六章狗儿咬了吕洞宾,紫蕊泪眼动了情

听到身后喊叫缴枪不杀,张一真看了一眼身上的鬼子军服,抬头望一眼远遁的日本鬼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枪扔在地上,不慌不忙慢慢抬起手来。

黑黑看到一帮人来到主人身边,突然狂吠,亮出牙齿,站在张一真身边,拿出攻击的架势,不让任何人接近。

张一真知道是于科长带领的人,他们不认识自己,看到社身黄皮误把自己当成了日本鬼子,看一眼可爱的黑黑,轻轻地说了一声:“黑黑,安静,自己人。”

黑黑似乎听懂了主人的话,立刻伏下身子,趴在张一真脚边。

看到于科长和李紫蕊跑了过来,张一真望着眼前的这帮人笑了笑,半开玩笑地说:“一身黄皮吓着你们了,真对不起。没看到我在打鬼子吗?让我举起手来,也不看看我是谁?”

一个小子用枪指着张一真,一脸不服气,“看看你是谁?倒把自己当成名角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啥玩意,穿了一身鬼子衣服,谁能证明你是好人,没开枪打死你就不错了,还有你面前的这条破狗,叫啊叫的,我真想开枪打死它。”

张一真眯眼冷冷地看着面前的络腮胡子,这家伙大大咧咧摇晃着脑袋,根本不把张一真放在眼里。

见络腮胡子这副德兴,张一真不紧不慢地说:“听你说话倒像个土匪,实话告诉你:论勇敢不怕死,你还不如我的黑黑。”张一真慢慢将手放下来,眼盯着络缌胡子。

络缌胡子以为黑黑是人,紧张起来,他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人,胆子大起来,动了动手里的枪,大声地叫:“老子就是土匪,专打你这小日本鬼子,他娘的,快举起手来,小心老子毙了你。”

张一真望着眼前这个狂妄的家伙,实在压不住火气,举手的同时一扭身,突然跃到络腮胡子面前,弯腰一个扫堂腿放倒了仨个家伙,黑黑见主人出了手,箭一样蹿出去,专咬拿枪的手。

这仨个小子可吓坏了,趴在地上呆呆地望着张一真嘴巴里小声嚷叫着:“太君饶命,太君饶命。”

黑黑望着远方,冲张一真呜呜,它摇着尾巴,围绕着张一真跑着跳跃着。

于科长和李紫蕊带人跑来了,二狗知道大哥那身衣服惹火烧身,忙脱下那身黄皮拿在手里,他不放心大哥,大步朝张一真跑来。

于科长伸手拉起躺着的仨个家伙,不好意思地说:“都是自己人,误会了,一真,你给人家道个歉,虽说他们是山里的土匪,可我一说打日本鬼子,人家二话不说就带人来了,在这里人家地形熟,哪儿有沟哪儿有坎的,人家都知道,跑得速度也快,可帮了我们不少忙。”

仨小子站起身来,络腮胡子拍着身上的土,得意地说:“鬼子为啥打不赢咱们,告诉你们,他们不熟悉地形,傻瓜似的钻进口袋还不知道,晕了头转了向,找不着北,打跑这波小鬼子还不多亏了我们,可某些人,狗咬了吕洞宾不识好坏人。”

说着话,络缌胡子白了张一真一眼。

张一真笑了笑,“唉,这回可真是狗咬吕洞宾了。”

扭头望着于科长,张一真提高了嗓门,摇了摇头,“道歉,他们帮咱打日本鬼子,难道日本鬼不是他们的敌人,可以问问他们和小鬼子有没有仇,家里有没有人被小鬼子杀了,这个歉,我不道。”

李紫蕊笑了笑,望着面前的仨土匪,点了点头,“都是误会,我代一真给三位道歉了,对不起。”

仨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下来了精神,络缌胡子抱起拳,看了一眼手背上流出的血,大声说:“不打不成交,我喜欢,哥儿们是条硬汉,佩服,佩服!看你身手不凡,是个练家子,跟我们一起上山,咱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张一真微笑着摇了摇头,上前一步拍了拍络缌胡子的胳膊,“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没有长着大碗喝酒的嘴。”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朝远处的山上望了一眼,张一真接着说:“这块我倒认识一个山大王,绰号大刀李,山东人氏,我们以前交过手,高麻子曾雇佣过他,这小子头脑简单,做事不走脑子,长相嘛,五大三粗,挑眉大眼,使一口大刀,功夫还算不错。”

络缌胡子一脸惊讶,直直地望着张一真,“那是我们当家的,他胆子忒大,做事脑袋瓜子也不拍一下,总闲我们手里的家伙不好事,相中了鬼子的家伙眼,说干就干,劫鬼子的军火,结果惹恼了日本鬼子,让人家给打死了,临死的时候还嘱咐我们一定跟小日鬼子干,给他报仇,可大当家的一死,谁都想弄个大当家干干,结果内部起了矛盾,为争权自己人打起自己人来,死了不少,分了好几伙,我们一伙人谁也不想跟,就跑了出来,我们没忘记给大当家的报仇,冒死也要打鬼子。”

“弃暗投明很好的决定啊!”于科长看了仨人一眼,笑着说:“跟我们走吧,参加八路军游击队,做个堂堂正正打鬼子的人。”

张一真摇了摇头,他想起长棍刘,大声地说:“不行,八路军游击队怎么可以招收这路人,打家劫舍,见钱眼开,根本要不得,于科长你说说,打鬼子他们要没要钱,这伙人就是为钱卖命的主,信不得。”

络腮胡子听张一真这样说,拾起地上的枪背在身上,踮着一只脚,斜歪着身子,得意洋洋地说:“老子自由惯了,还真受不了那份苦。”

这小子突然调转身子,大声地嚷:“弟兄们!跟着我,走!”

于科长一把拉住络缌胡子,白了张一真一眼,小声对络缌胡子说:“兄弟,一真是粗人,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小子有股子牛脾气,咱不跟他一样,只要一心抗日就是我们的朋友,你仔细考虑考虑,别急着走。”

络缌胡子摇了摇头,“我们就如同这山上的野草,风风雨雨可就是愿意长在这块,离不了走不开,花钱难卖一个愿意,不干不干,弟兄们,走喽!”

张一真瞥一眼络缌胡子,大声说:“往后做事,脑子里可要挂根弦哟,别祸害老百姓,口头语去了老子,今晚老子倒要送你一句话:好好做人,积点德,打鬼了除汉奸,做个真正的好汉。”

没有回音,张一真有些生气,张开嘴还想嚷,李紫蕊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小声说:“人家打鬼子,别嚷了,好吗?”

张一真望着眼前的李紫蕊,顺从地点了点头。

于科长望着络缌胡子带着一帮人消失在夜色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指着张一真的鼻了说:“你啊你,真鲁莽,还说人家大刀李头脑简单做事不走脑子,我看你说话做事脑子不走。”

李紫蕊望着满面灰尘的张一真,松开手,轻声说:“大哥,于科长说的有理,你想想,能争取的抗日力量我们为啥不争取,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嘛,多个人是个人的。”

张一真一脸不服气,“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当土匪的没几个好人,本性坏,能指望他们做个好人,长棍刘就是个例子,我信任他,可结果怎样,他还不是投敌出卖我们,这帮小子掉进了钱眼里,我们想捞也捞也捞不出来,我就不信少了几个臭鸡蛋,就做不成槽子糕。”

看着一脸激动动了气的张一真,李紫蕊一阵心软,眼里一下涌出泪水,她不顾一切紧紧地抱住他,泪眼望着一脸灰黑的张一真,气喘吁吁地说:“一真哥,别说了,别说了,我们都尽了力,那么多人帮助我们才打跑了小鬼子,危险过去了,我们应当说声谢谢才对啊!”

黑黑抬头望着紧紧拥抱的紫蕊和一真,开心地扑到俩人身上,汪汪汪地叫起来。

张一真看着李紫蕊,慢慢推开她的手,轻声说:“走,我们回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张一真》,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