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人道崛起 > 第1209章 祭师
祖神!

这并不是一个武道境界,在神天族这样的血裔眼中,这是他们传承血脉始祖的尊称。

从数个纪元前神天族就想要自立,摆脱来自真神族的血脉羁绊,立下属于他们神明血脉后裔的神道天庭。

然而自立不仅仅只是说说而已,自然需要给自己正名,去寻找一个依靠得住的法理依据。

毕竟血脉出于远古神明,这是不争的事实,若是以前还没什么,但是眼下远古神明重归,老祖宗回来了,这简直就是天降灾难。

神天族自然不愿意自己头上多一个祖宗,那样下来,神天族先天就要矮上一大截,甚至成为神明的附庸和奴仆,这是他们无法接受的。

毕竟放眼整个山海大荒,这可是有许多活生生的例子的。

如金乌族,血脉后裔中的火鸦,虽然说火鸦一族的实力也很强劲,但始终在纯血金乌之下,称之为奴仆也不为过。

神天族自然不想落到这步田地,为了独立于神明之外,甚至取神明而代之,神天族需要给自己找了一个祖宗,斩断和神明的直接联系。

祖神!

这是神圣两族眼中的始祖,是祖神传承给了他们的血脉。

而祖神则是第一代的神明血裔的传承那一部分武者,血脉法理上的羁绊,都在祖神的时代所止步。

让神圣两族和归来的神明在没有血统上的纠葛,早已经是两个不相干的族群。

至于行不行,反正神圣两族看行,而且十分深得族人的认同。

……

这一刻星空中,光明消亡,远古光明神山布满了大裂缝,几个呼吸间彻底的崩塌,那闪耀了整个天地的光明身影,消失在了时空的尽头。

盯着青阳桓,神倾天的瞳孔深处露出一抹无力感,传承至远古光明神的法,就这样被轻易的洞穿。

纵然他所烙印的是末代神力已经处于溃败之时的光明传承,放到如今这个时代,也是无上的传承,亦不应该这般简单的被击破。

第一次青阳桓刺穿他的胸膛,可以说是巧合,然而这第二次同化了他的光明,石矛洞穿了脑袋,带给了他一种的深渊如狱的感觉。

面前的人族如同深渊,难以窥视其中幽深。

短暂的神光游离,神倾天回神,这一刻他再次化为曾经威震诸天,光明灼烧一整座星域的光明神君。

轰隆隆!

刹那间,耀眼的光明炸开,石矛洞穿的头颅迸溅出了万千道神光,泛着金光的血水洒落万里虚空,搅动虚空震荡如大龙咆哮。

四方武者望着再次崩碎神躯的光明神君,心中胆寒,彻骨凛冽。

太狠了!

先前张口闭口人族托大的几位王者,此刻绷住了嘴,不敢多言,唯恐惹祸上身。

嗡!

漫天迸溅的神血,迸发出耀眼夺目的神光,颤动间受到了莫名的指引,在万里外的一处昏暗地,神影再现。

重聚的光明神君,身上笼罩的神光有些暗淡,纵然是有不死之身,但是也不是这样糟践的。

他的不死之身源自自己的黄金神血,这短时间内被人震碎了两次神躯,黄金神血同样有着消耗。

能够走到如今准帝境,他所有都依仗便是自己臻至巅峰的黄金神血,如今已然受到了损伤。

若是在消耗下去,不要说打破帝境桎梏了,原有境界保不保得住都是个大问题。

看着万里外重聚的神影,青阳桓也不由得挠头,准帝简直是打不死的小强啊。

一个个都被打爆了,依旧和没事人似的,面前这个被打爆两次,都重组神躯,光明依旧。

虽然挠头,他也明白,到了这样的境界,想要镇杀一尊准帝,已经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除非相互之间都抱着必死之心。

杀!

然而就在这刹那间,虚空中炸开一道神电,头顶的天穹裂开,闪电银龙如同从九天之巅坠落而下。

当银电炸开的刹那,一股古老、蛮荒、浩瀚的气息如卡狂风骤雨一般席卷九天。

不好!

虚空生电,九天神雷起陆,光明神君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意,冰封了光明。

轰隆隆!

刹那间,三对黄金翎羽在背后展开,遮天蔽日,神辉永恒,如同一道道巨大的瀑布倾泻下来。

他的神躯如同神电一般横移了虚空,几乎是同一刹那间,头顶狂风骤雨呼啸,庞大的神岳裹挟着撕裂天地的雷霆镇落下来。

轰隆!

庞大的夔牛脚击穿了数百上千重的空间壁障,星空中踩出一座巨大的黑洞,夔牛脚好似从星空踩进了地狱世界中。

什么!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四方的王者有些反应不太过来,就算是青阳桓自己都有些愣愣。

一直没有动静的夸父神族动手了,还是以这样偷袭的方式。

“狗咬狗。”

远方,八爪魔君一根根魔焰触脚如同虬曲的大蟒在游走,四只魔眼闪烁着幽光,远远地望上去令人生畏。

四只眼眸交织环绕,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

杀!

星空中杀音凝聚成了实质化,浓烈的神光几乎烧空了一切,光明照亮了寰宇星空。

这一刻,星空中光明神君翎羽扇动,煌煌如大日巡空,而一尊古老的巨人踏破天地追逐着大日。

“卑贱的血脉,不该执掌属于神的光明!”

驾驭着夔牛的荒牧,在天地间横击着星空,崩裂一颗颗星辰,追逐着光明神君,如同在追逐着太阳。

“还想要自立,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看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

夸父逐日!

源自远古莽荒时代的神话,夸父神族居于成都载天山,位于东荒汪洋之滨。

然而这并不是夸父神族的祖地,夸父神族起源于莽荒神土的西极,成年的族人可搏杀巨龙、鲲鹏。

夸父神族喜食三祖神乌,为了一口吃的,从神土的西极之地,追到了东荒汪洋海滨。

神明没落的时代,三祖神乌自然也凋零,传承下了金乌血脉。

而金乌族在上古之时,更是走出过真正的至高强者的存在,妖皇帝俊,代表着光明一脉。

在远古神明光明神系后,真正执掌光明道的存在便是金乌这一脉。

时至而今大日金乌族都居于太阳星中的神宫中,天生铭刻着至强的光明道纹。

望着在星空中不断炸开的光明神光,青阳桓眯着眼睛,夸父神族的突然出手,让他有些意外。

毕竟怎么看今天的主角都是他,但是这一下子还换演员了,四方星空中的诸王的眸光都被真神族和神天族的武者的征伐所吸引。

似乎关于神道的正统地位更加的吸引人。

“师弟小心,命运碰撞,乾坤无序!”

就在这时,师兄鹏万里的声音,如同蚊音一般传递进了他的心灵世界中。

什么!

鹏万里的传讯,让青阳桓下意识的神情一怔,他回头望去,看到万源世界中,师兄鹏万里身旁多了一个白发老者。

鹤发童颜,远远地看着慈眉善目,一袭白袍显得有些大,佝偻的身形有些支撑不起来这件白袍子。

看着青阳桓眸光望来,老人微微点头。

“嗯。”

两人眸光碰撞的刹那,青阳桓神情突兀的一怔,老人那温润的眸光让他没由来的感觉一阵不舒服,似乎自己被窥视了。

祭师!

片刻后,他就反应过来,想到了老人的身份。

能够窥视命运的存在,整个山海大荒,诸天万族武者最为感到心惊的一小撮武者。

这可不是龟大爷那半吊子的断命手段,真正的祭师斩断命运,窥视秘梓,极为的恐怖。

此时此刻,出现了一位人族祭师,愈发让他感觉有些不可捉摸。

“漩涡渐成,时空碰撞。”

苍老的声音响起,飘进了青阳桓的耳朵中,顿时让他心神猛地一紧。

“命运如此!”

“我不信命!”

盯着这位苍老的祭师,青阳桓瞳孔深处升起一抹凝重。

“信命与否,命就在那里!”

老人轻轻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盯着青阳桓看,倏而他眉头一蹙,双眸瞳孔中浮盈出了一道恢弘的命运长河。

“乱古大师,可否明言,我们师兄弟必有重谢。”

听着旁边老者云山雾绕的话语,鹏万里神情有些凌厉,不过依旧压着气息抱拳说道。

“命运无序。”

“嗯。”

鹏万里神情一怔,再次抱拳说道:“乱古大师还请明言,若师弟可渡此次劫难,师门必然有重谢。”

祭师作为这片天地下最为神秘的一群人,漫长岁月以来有着外人难以窥视的传承序法。

谁也不知道这一脉经历了漫长岁月的繁衍传承,究竟积攒了多少的底蕴和未知的伟岸,就算是帝族皇族都要将他们待为座上宾,轻易不敢得罪。

鹏万里的话语,在这刹那间让乱古大师双眸中一缕闪电划过,如同昏暗的夜空中,一道流星坠落,一闪而逝。

不过他收敛的极为迅速,加之他的实力也早已经臻至准帝境,鹏万里根本没有察觉到其眼中的精芒闪烁。

等得就是这句话!

不然他万里迢迢的来这里干嘛!

“诸天!”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眯着眼睛,乱古大师盯着青阳桓一字一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