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夫君不要带球跑 > 第659章 失踪
一听清心寺失火,了悟大师再顾不得其它,立即赶回自己修炼兼栖身之地了。

得到消息的宇文嫀当时有些愣,然后便幻想着若母皇被大火烧死,她是不是就能即刻登基为帝了。没想到幕僚却狠狠一瓢冷水泼下,这才在点拨下速速调头去往清心寺救驾。

马失前蹄的宇文询却因为毒王新研的无解之药,而要硬生生将药效时间熬挺过去。

不过,接踵而来的大事急报,倒让宇文询对那特效药的抵抗能力增强许多,直到在清醒中吩咐放楚晗离开、再派人前往清心寺救火后,才陷入迷情。

好在他只喝了一口,还不到无处发泄、便自己撕破所有衣衫、在大街上奔跑的地步,加上已身在天星府的毒王亲自配药试解,多少起了些作用,锁言又不断往他脑袋和上身浇冷水,是以,天星府并未发生什么难以启齿、轰动天下的丑闻。

但谁也没想到,宇文询竟会因祸得福。

之前,楚晗骗他说多晒太阳有助于恢复,不曾想,毒王新药让人血脉贲张之时,竟使其两肢的恢复意外提速,事情发生仅一个半月后,他便彻底站了起来,行走自如。

宇文询设计不成反中药之事,只有毒王、锁言和楚晗知晓,联络毒王、执行此项秘密任务的人,原本就只知自家殿下找毒王是为了对付楚晗,但具体怎么对付,并不知晓,只能通过带回府的密封瓷瓶暗自推测,毕竟涉及使谋用计的机密,向来都皆在殿下一人心中,她和任何人都无可能、也没有资格知道。

为消后患、以防万一,宇文询在西真毒王和忠心小奴锁言的帮助下,努力抗过特药之灾后,便下达密令,杀了秘密任务执行人,从此之后,西真便真的只有毒王和锁言知晓此事了。

而楚晗,说起来还是他最强劲的敌手,然而,却让他莫名信任,觉得她不会宣扬出去。

事后证明,他的感觉或者说判断是对的,自楚晗离开西真后,外界未曾有过任何不利于他的负面传言。

能传报到天星府的消息,通常都是经过确认的,极少有失误,娄敏宵拿着协议要城池这种军报,更不可能有假,何况楚晗当时还对他说了句:“我等的,就是这一刻。”

宇文询明白,心有大智、手段过人的楚晗,怎会猜不到他真正的心思?

设身处地想一下,若将他换在楚晗的位置上,而处在他宇文询位置上的楚晗,也不会轻易放他离开。

非两国来使,又是秘密行事,即使杀了,也无人可知。这样的好机会,傻子才不放开手脚尽情利用。

可……她到底是如何将协议书送回凤临、传到娄敏宵手中的?

难道是那次的青楼一条街之行?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她是被众多脂粉相围、趁乱递出去的,还是在落尘坊完成的?接下协议书又连夜送往凤临的人又是谁?小倌儿,还是……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她又究竟在何时何地、用何种方法达成目的的?

在府中传信不可能,每次出府又都有人在其身后跟随,怎么还会有疏漏?

唯一有机会离开视线的,便是她单独进各大药房依单抓药,可京都各大药房的掌柜、镇堂医师甚至药童,都无一不记录在案,不但是西真人,且已在京都数年,不可能是楚晗的内应。

宇文询摇了摇头:看来,京都又该仔细梳理一次了。那人既能被楚晗委以如此重任,定是受其信任的核心人物,若不及早除之,定为大患。

娄敏宵有两国协议书在手,西真不得不交还十四座城池,也不得不放楚晗离开。这一局,宇文询输了。

可看看自己站立在花树前的双腿,他又觉得自己并未全输,就如楚晗走时所言:此乃双赢。

“她还在风纯国圣宫么?”他顺手从枝上拈下一朵明艳鲜花,头也不回地问道。

“是,”身后之人恭敬而答,“现在风纯国的朝臣和民众,已全都知道圣子将嫁人,且要嫁出国去。”

“凤临的征西大将军,身份显赫,又奉上十万两黄金和无数珍宝……”宇文询轻叹,“理惠征焉敢不从?焉能不应?”

身后人垂头沉默。

大国将军的身份已然足够,却还在彩礼上如此大手笔,可见楚晗对风纯国圣子的重视与深情。

听说此事一传出,就羡煞不知多少男儿,他们都幻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被楚晗这样的女子所爱。

风纯国山林密布,毒瘴毒物遍地皆是,巫蛊横行,西真和凤临等异国信鸽都不敢飞入其境内当空,更无法安插自己的密探,只能收买当地边民深入其中打探消息,但如此一来,消息就会有些送达不及时,待天星府这边得知新情况时,那边已经过去好几日,而时间,都是耽搁在所收买的边民身上~~来往于边境与风纯国京都之间的来回路途比较耗时,消息一旦到了两国边境,便可用信鸽传送。

所以想在风纯国打探楚晗的行踪,相当不易。但既然是十七殿下之令,便要全力以赴的完成。

宇文询凝视着手中的花朵,久久未动,直到锁言喘着气跑来:“殿下,皇上宣您进宫。”

就在这时,一只信鸽直从天空俯飞而下。

不久,轻竹信筒里,被抽出一方卷纸,宇文询缓缓展开,上有十几个小字:

圆月节迎娶圣子;离开风纯国。

“八月中秋……日子定得这么急……”宇文询声音淡漠,“既然楚晗极为在意自己的夫郎,那么,就从他们身上下手吧……”

身后半跪之人垂首静听,最后沉声应是……

事实上,身在圣宫时的楚晗,并非成天都泡在温柔乡,恰恰相反,除了与琉火不时出宫一趟、故意在京都民众面前秀秀恩爱,便是盘膝静坐,让逅璠施展音杀之术。

离开西真时,她顺便掳走逅璠,带到风纯国,就是为了利用他的音杀之术。

此乃巫蛊之术横行的风纯国本土,又有集黑白巫术于一身的蛊王圣子在,即使不用金蛇权杖,被胁迫的逅璠也不得不照办,每天都弹琴弹到力竭。

除了琉火,风纯所有人都无法破解西真神宅宗的音杀之术,楚晗却如怪胎般大受裨益,体内的奇异气息不断疯狂运转,化成水滴,再从心脏源源不断地散向四面八方无形虚空,看似消失,实则隐藏。

如此不间断地修炼一个月后,巨人口中所吐的金字魔经竟然变了色,每个金字周围都有黑雾缭绕,并随着时间的继续推进,而开始努力往金字里慢慢渗透,速度不快,一点一点,但在执着而持之以恒的耐心下,其行有效,金字的每个笔画~~一横一竖一撇一捺,都被侵入的黑雾成功渗融,成了特殊的金黑色。

这倒是出乎楚晗意料,她原以为金字会被黑雾吞噬并取代,没想到只是相融,金中有黑,黑中有金。

更令楚晗猝不及防的是,当所有魔经文字都被浸腐为黑金之色时,楚晗突觉脑袋里“轰”的一声。

那声似乎能让人听力失灵的震耳欲聋后,她发现自己竟能看懂魔经了,以前的目不识丁、艰涩难懂,全都成为过去,再也没有了魔经认识她、她不认识魔经的怂矬情况。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随之,她口中亦念念有词起来,但并未发出声音。此时的她,感觉魔经就像她每日必诵、已读过千年万遍的书,甚至,它已是她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了它,她才补上一项重大缺憾。

随着魔经翻天覆地的改变,逅璠弹琴时,感到越来越吃力,他总觉有一股暗流般的威压朝自己罩来。

加上数天来的疲累,他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最后连整只胳膊都稳不住,只听“铮”的一声,弦断了。

琉火眼看逅璠一头栽倒、趴伏在琴上,却急切地先看楚晗,见她静坐不动,并未受到影响、更未遭到反噬而吐血,才松了口气。

随后,他又目含深情地笑了~~这世上,恐怕也就只有他的妻主,才把别人视为下山猛虎的音杀之术,当成修炼的助力。

这样又过了八九天,迎娶之日正式定下后,楚晗便暂时告别,回山做各种迎亲准备,没想到,身在山外的四个未婚夫郎竟突然失踪了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