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末世之异能进化 > 第249章 神秘葬地
“什么,叶暝失踪了?”肖云飞道,“怎么回事,详细说说。”

“都是我的错,要不是叶队长为了救我,他就不会……”阿飞痛苦地低着头自责道,肖云飞厉声道:“现在不是说这种废话的时候,等事情结束再难受。薄灰,你讲讲发生了什么!”薄灰赶紧将事情原委说了一遍,肖云飞听完脸色稍缓,道:“如果是叶暝主动冲上去,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也不是那种莽撞的人。”肖云飞是知道叶暝有“变速齿轮”的,从描述上看

,两只巨兽都是力量型,速度是应该是追不上叶暝,既然薄灰他们逃跑的时候叶暝还没出事,那就应该没问题。“肖先生,我们是不是出去找一找叶队长?”薄灰小心地问,肖云飞摇摇头道:“不用了,我们也就几个人,撒出去根本没意义,叶暝只要没死,以他的能力完全能够回来,如果连他都出事了,你们去也不过

是找死。”

肖云飞近乎冷血的冷静让薄灰有些心虚,他也只好点点头道:“我相信叶队长肯定没问题,我猜他现在估计安安稳稳地在回来呢。”

如果薄灰知道叶暝现在的样子,他肯定不会这么淡定的。

数十头魂兽,最强的有四级,这么一大群围上来,就连叶暝都吃不消,现在他“变速齿轮”消耗殆尽,后方又有红雾堵路,跑都不太好跑。紧张地注视着这群魂兽,叶暝一步步后退,如果这些魂兽真的冲上来,他也只能继续朝着更深处逃命。按照薄灰所说,险地再往里面走就是“深处”,这是连贲龙城都不敢深入的地方,凭他的实力估计也难

活得下去。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奇怪的是,这群魂兽似乎完全没有看到叶暝的样子,它们摇摇摆摆地前进着,一个个脑袋耷拉,无精打采的样子。它们集体来到那片白骨横陈的地方,停了下来。

这是要干啥?叶暝有些好奇,这些魂兽看起来也不像是年迈垂死,类型也各不相同,为什么这么同时来到这片地方?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叶暝远远眺望着这群魂兽。

就在叶暝的注视中,突然,所有魂兽就好像同时被抽走了全身的力量,齐齐瘫倒在地上,它们的动作如此协同而突兀,让叶暝吓得连退了好几步。“这是闹哪样?”叶暝越来越摸不着头脑,这些魂兽是来集体睡觉的嘛?他还百思不得其解时,更为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叶暝看到这些魂兽全身的肌肉开始融化,就好像烂泥一般,血肉混杂在一起,形成一

种暗红色的液体,融入泥土之中。很快,这些魂兽的血与肉就全部融化掉,只剩下一堆森森白骨。叶暝感觉就好像是在做梦一样,眼前的场景让他大脑都一阵晕眩。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一大群魂兽,就在他的眼前好像冰雪一样融化了,地面被血肉化成的液体侵蚀,发出浓浓的血腥味。叶暝想到他

刚走进来时脚下的粘稠感,以及鼻子所嗅到的味道,顿时感觉有些恶心反胃。

这得要多少魂兽的血与肉,才能让这片土地保持着这种样子?看到地上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白骨,叶暝感觉全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来。

这片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若不是红雾还堵住去路,叶暝都要忍不住拔腿就跑。强大的魂兽就好像提线木偶一样走进来,然后瞬间血肉融化,只剩一堆白骨。饶是见过了大场面的叶暝,也心头发凉。

“你……你是谁?”身后突然传来一个人说话的声音,也许犹如受惊的野兽,猛地向旁边弹开。魂兽的诡异死亡太过震惊,让他居然没能发现自己背后的人。转头看去,只见身后站着一个老人,这老人骨瘦如柴,全身穿着破烂的衣服,头发和胡子浓密得几乎将脸都盖了起来,全身散发出浓烈的臭气,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他看到叶暝似乎也有些惊讶,全

身都颤抖起来。

“你是谁?”完全没有想到在这种地方还能遇见人,叶暝惊讶地问。那个老人揉了揉眼睛,抖抖索索地说:“你……你是,是人?”

“我当然是人了……”叶暝无语。

“人……人,我终于,终于见到,人了。”老人的口齿好像有些不利索,他狂喜地在原地打着圈子,口中不断地喃喃着。

“我说老人家……”叶暝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一副没见过人的样子,“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叶暝的话让老人从狂喜中回过神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目中闪过一丝绝望。“这里?这里是葬龙谷深处!”

“什么!”叶暝失声道,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已经越过了险地,直接进入葬龙谷深处。这里可是连贲龙城的强者都不敢涉足的地方,慌乱中自己竟然进入了葬龙谷深处。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老人干巴巴地笑了笑,“在这里是安全的,至少,我这几十年来,都没出什么事情。”

老人的话让叶暝愣了好一会儿,终于,他反应过来,难以置信地问:“你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

“是啊……”老人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我也不知道,到底在这里活了多久,几十年,应该是有的吧?”

叶暝无法想象,一个人在这种地方生活几十年,居然还没有疯掉。他不知道这个老人是靠什么维持生命,这地方没吃没喝,要怎么活下去呢?

“来吧,别在这站着了,今天估计搞不到什么吃的了。”老人说着,站起身来朝着深处走去,“去我住的地方坐一坐吧,毕竟……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哈哈哈哈哈哈。”说着,老人发出一连串癫狂的笑声。

什么鬼东西……听老人的话,叶暝似乎也要被困在这种地方,一想到要在这种地方活十几年,他就感觉不寒而栗。“我才不会在这种地方被困住呢!”叶暝打气般地对自己说,跟上老人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