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末世之异能进化 > 第519章 叶暝苏醒
一片无尽的黑暗中,叶暝独自站立着,四周是浓的化不开的漆黑,在无边无尽的黑暗中,似乎隐藏着无数恶意的眼神,在不断窥探着他。叶暝觉得脑袋有些昏沉,身子轻飘飘的无处着力。

这是哪里……他的心中浮现起一个疑惑,扭头看向四周,他的动作似乎引起来阴影中那些存在的注意力,立刻,叶暝就感觉到全身一阵刺痛般的难受,就好像整个人都被剥得精光站在大庭广众之中,那些眼神穿透他的身躯,仿佛要直照入灵魂之中。

“滚开,滚开!”叶暝狂乱地挥舞起手臂,然而黑暗中的存在更加兴奋,它们蜂拥而来,就如同一群见血的苍蝇,要来享受这场盛宴。叶暝被团团包围,这些满怀恶意的存在朝着他的身体中钻了进去,想要探寻他最深,最黑暗的秘密。

光芒,一点光芒亮了起来,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这光是如此的刺眼,它从叶暝的身躯中照耀而出,无数不知名的存在发出让人灵魂颤抖的尖啸,疯狂地想要逃窜,然而在光芒的照射下,他们就好像阳光中的雪花一般,迅速消融。光芒爆炸开来,就仿佛一颗小小的太阳,叶暝耳中充满了不知名生物临死前的尖叫声。

只是一瞬间,也许比眨眼更快,整个黑暗中的不知名生物就被清扫一空,一个微弱的光点从叶暝体内漂浮出来,他伸手想要抓住那个光点,却发现自己的身躯变得如此沉重,完全无法移动分毫。

周围的黑暗变得稀薄起来,世界在震动旋转,叶暝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也许并非是真实的世界,自己……是在那虚幻的梦境之中吗?

随着他这个念头的出现,周围世界崩塌得更加迅速,叶暝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苏醒了,在最后的关头,他突然感觉自己恢复了一点行动力,鼓起力气,他对着那团光点大声道:“你到底是谁?”

没有回到,光点只是跳动了一下,整个世界都坍塌了,无尽的光亮从空间的裂隙中找谁进来,天旋地转,叶暝被这旋涡吞没进去。

在他的目光最后一次看到那光点时,一个微弱得几乎不可闻的声音从未知的远方传来,悠悠然钻进他的心中。

“叶暝,不要忘了。”

短暂的声音一闪而过,叶暝还没来得及思考这句话的意思,便被那世界崩塌的洪流淹没,他猛地睁开眼睛,明亮的光芒让他感觉有些难受。

“队长,队长你醒了!”耳边传来阿飞欣喜的声音,叶暝艰难地扭过头,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联络站的床上,阿飞与小钻子正在他旁边。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水……给我点水。”叶暝口唇几乎都要干裂,阿飞赶紧给他端来一大杯水,这是山水城特供的高级水源,清冽甘甜的泉水入口,叶暝觉得脑子顿时清醒了不少。

“队长,你没事吧?”阿飞关切地问,叶暝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包扎得严严实实的身子,苦笑了一声道:“我也不知道啊。”

“没事的,”小钻子没好气地说,“只要不再强行动手,至少还能活下去。”

“哎,谁知道会打成这样啊。”叶暝叹了口气,“你是没去看,那个刘力蒙确实非常强。魂属恶心不说,还有一个非常诡异的魂战技,要不是哥底牌多,怕是早就翻车了。”

小钻子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他让叶暝躺下,为他注射了一支药剂,“你知不知道,当时把你送来的时候,基本上只剩一口气了,我是把掌控者珍藏的药水偷出来,才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

“这么严重?”叶暝讪讪地笑道,小钻子脸上又浮现起一丝疑惑,“不过……我总感觉都是你体内似乎有一股奇怪的波动,只是……一瞬间就没了,大概是我的错觉吧。”

叶暝心头一动,他好像回忆起一点什么,但是想要去抓住记忆里的吉光片羽,却只能翻检出几个模糊而破碎的画面。

“我给你们说啊,那个刘力蒙伤的不比老子轻。”叶暝道,“我最后那一拳感觉已经超越了魂战皇,正好打在他心口上,再加上红雾的腐蚀力,这混蛋不死也要脱层皮。”

“那现在怎么办呢?”阿飞问道,“你们两个打了个平手,他们……”

叶暝耸耸肩,一脸“别问我”的表情,两人同时看向小钻子,后者翻了个白眼儿,沉吟道:“如果刘力蒙也身受重伤,短期内他们是不会动手的,队长你打断了雷显祖的腿,他们在战斗力上的优势已经不明显了。幸好现在天风城还站在我们这边,不过……需要威慑一下刀宏和战天涯,以防他们起异心。至于以后嘛……南域的局势可能会有一定的变动,刘力蒙不会放弃南域,所以最大的可能,他会依托山水城为基础,与队长展开长期的争斗。”

叶暝恼火地托着下巴,“这可就麻烦啦,新城还没建好,又遇到这档子事儿,我要怎么建立新城?难道我要把刘力蒙和山水城灭了再建新城?那时间拖得也太久了。”

“这确实是个问题……”小钻子道,“不过,也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

“嗯?”叶暝赶紧道,“你有什么办法?”

“我会去见一见刘力蒙,不出意外的话,应该能为队长争取到建城的时间。”小钻子自信地道。

“你……不会准备去卖菊花吧?”叶暝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卖什么?”小钻子一脸茫然。

“不,当我没说……”叶暝摆摆手,“我的意思是,你不用牺牲太多,我这边倒也不急,实在不行,干死刘力蒙之后再建城也是一样的啊。”

小钻子顿时爽朗地笑了起来,“队长你想多啦,我需要牺牲什么?别忘了,我可是联络站的人,再给那刘力蒙十个胆子也不敢随便动我。”他拍了拍叶暝的肩膀,“你就安心修养吧,早一天恢复,就早一天解决这个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