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末世之异能进化 > 第603章 夜谈
不夜城的最高建筑,是叶暝的城主府,宽阔的府邸顶端,阿飞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楼顶边缘,宽阔雪白的羽翼包裹着他的身子,在冰凉的血月下,他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冰凉。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哒哒哒,一阵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回头看去,真是叶暝。他慢慢走到阿飞身边,后者正想站起来,却被轻轻按住肩膀。

坐在阿飞身边,叶暝笑道:“龅牙向我报告说楼顶有人,我还以为是钟子又摸过来了呢。”

阿飞干笑了一声,叶暝问道:“怎么,有心事吗?”

“没……没什么。”

“有什么就说吧,闷在心里,搞不好闷出病来。”

阿飞看了看叶暝,将头埋在膝盖里。“我只是……觉得有点难受。”“因为小钻子晋升了吗?”叶暝敏锐地道,阿飞颤了颤,微微点头。“是啊,队长你的实力越来越强,现在的你,已经超越魂战皇了吧?而小钻子也晋升了脑域进化者,肖先生进了内门,你们……都已经走得

太快,走得太远了。”

抬起头来,看着血月,阿飞眼中有几分失落,“我却依然只是一个十二阶半变异者,在面对日后越来越强的敌人,我只能成为累赘,成为拖后腿的人,我拼命想要追上来,可是……”叶暝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沉默良久后,他轻声道:“我以前听过一个故事,有一对父子,叫啥忘了,什么斯什么的。他们被困在一个迷宫里面,然后父亲就给两人用木头和胶水做了一对翅膀。两人想要飞

越大海逃跑。可是那个儿子看到天上的太阳,就忍不住朝着太阳飞去,太阳的热量融化了他翅膀上的胶水,整个翅膀散了架,于是就跌落到海里死掉了。”

听了这个故事,阿飞呆呆地问道:“太阳,大海和胶水都是什么东西?”

“………”“这不重要,”叶暝摆了摆手,“重要的是这个故事,就像那个父亲说的,‘你飞得离太阳太近了’,阿飞啊,很多时候我都会在想,我的路,未必是正确的,未必是幸福的。也许走到最后,什么都剩不下,就

像通往太阳的征途,最后被灼烧殆尽的只能是自己。”

看着阿飞懵懵懂懂的样子,叶暝微笑起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路,我也是渐渐理解到这一点,最重要的不是你走那条路,而是将自己的路走得精彩,走得无悔。”

“队长……”“去睡吧,明天太阳依旧会升起……好吧,这见鬼的末世,不过太阳总是会升起,不是明天,也会在某一天,最重要的是,在那个时候,我们要活着,要一起并肩看着太阳的光芒。”叶暝站起身来,哼着轻快

的小调离开了。

看着叶暝的背影,阿飞将头转向天空,仰望那漆黑如墨的夜空,以及中间鲜红的血月,他坚定地道:“如果说,向着‘太阳’飞,最后终究要坠落,那我也……宁愿死在飞翔的道路里。”

联络站,小钻子拉开房门,他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因为他发现自己床上坐着一个人。

“咦,小欣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还不睡吗?”

少女起身,袅袅走到他身边,她的眼眶还有些微微红肿,因为刚才哭得太凶。看着她的脸,小钻子轻轻帮她擦了擦眼角。

“我睡不着。”小欣的双手环抱住他的腰间,感受着少女柔软的身体,鼻子里钻入一缕幽香,小钻子顿时有些僵硬。任他已是脑域进化者,智力超群,智计百出,在这个时候,居然也感觉大脑有些当机。

“咳……小欣,那个啥,你……”

抬起头来,少女的双唇轻轻吻上来,小钻子下意识地抱住她的身子,两人紧紧拥吻在一起。

“我今晚,不想一个人睡……”分开双唇,少女在耳边低声道,小钻子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就这样吧”的表情。

“那么……关灯。”

随着小钻子的命令,房间里的灯光熄灭了。夜色正浓,时间,还很长呢。

在某个遥远的地方,高高的山巅,庞大的死亡巨龙趴伏在山头,浑身沐浴在血月之光中,仿佛在吸收着这冰凉月光的能量。

在它头顶,小女孩毛毛靠在它的尖角上,手指在空气中轻轻晃动,在她指尖,月光竟然凝结成一缕缕丝线,环绕着她洁白无瑕的手指轻轻转动。

“尼德霍格,”小姑娘开口道,她的声音与毛毛一样,清脆动人,可是在那声音里,仿佛又蕴藏着无边的沧桑。“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了。”身下的死亡巨龙动了动身子,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小姑娘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的血月。“已经是第几次看到这月亮了呢?记得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芬里尔还对着它一直不停地叫,真是一只傻狗,就连到了最后,还妄图将它吞下去,真是……太傻了。”小姑娘的眼角亮起一点水光,“每一次,这月亮都会黯淡一些,这,应该是最后一次了吧……这个世界,这座‘坟墓’,人类,魂兽,以及我们古兽,也终于要迎

来歌谣的结局了吧。”

死亡巨龙睁开双目,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小女孩凝视着指尖,声音中多了几分哀伤。

“可是啊,我不想赢,就算赢了,我们最后还会剩下什么呢?”她轻轻抱住自己的膝盖,“即使是在这个小小躯壳的记忆中,也只有无尽的痛苦,折磨。尼德霍格,你说,我们所剩下的,还有什么呢?”呼……一股冰冷的寒气从死亡巨龙口中喷出,小姑娘闭上那黑宝石一般的眼睛,低声呢喃道:“好想,再听他唱一次那首歌,可是一切,都已经死亡了,现在的我,就连唱这首歌的资格都没有了,没有了啊

……”晶莹如珍珠般的泪水从小姑娘的眼角滑落,她就这么靠着死亡巨龙的尖角,沉沉睡去。死亡巨龙闭上双眼,一人一兽的身躯仿佛融入无尽的黑暗之中,遁入了现实无法接触的世界,就连血月的光芒,都无法照亮他们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