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末世之异能进化 > 第1106章 萧条西石城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萧条西石城

西石城,原人类复兴阵线。

距离凰霓衣进化完成,已经过去了相当一段时间,如果叶暝能再来西石城,他一定会非常惊讶,因为这里实在是太过萧条。

当初陨仙之战刚刚结束,人类复兴阵线坐拥两大界域,强者众多,风头一时无二。作为主基地的西石城也是与有荣焉,隐隐有成为人类第一雄城的趋势。

那个时候,西石城也部分废除了严苛的名额制度,再加上西石域出产的大量优质矿石行销四界十八域,西石城可谓是迎来一波繁荣的发展时期,就连不夜城也从未中断过与西石城的贸易往来。

然而现在的西石城,已经再也看不到当初的繁华,偌大的街道上大门紧闭,商铺歇业,冷清的路面似乎很久没有打扫,堆满了杂物和垃圾,极少有车辆和行人路过,即便是有,也是极为小心翼翼,好像生怕引起一点响动。

当初沿街巡查的卫戍军,现在完全看不到影子,冷清的城市里只有寒风刮过的呜咽声,高大的城墙上,零零星星缩着几个守卫,他们一脸麻木,目光无神地看着远方。

曾经雄伟繁华的西石城,如今变成了一座荒凉破败的鬼城!若是秦洪地下有知,也不知道会用什么表情面对。

西石城,卫戍军总部。

原本应该是戒备森严的卫戍军总部,现在门可罗雀,大门敞开,听不到军士训练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一个死寂的墓穴一般。

一阵脚步声打碎了这片平静,一个身着笔挺军服的人步入卫戍军总部。

如果叶暝在,一定能一眼认出,这就是旺吉,不过现在的旺吉与当初叶暝所见的那个少年几乎是天差地别。挺直的胸膛,坚毅的神色,沉稳的步伐,让人根本想象不到这个年轻人在不久前还是一个痛哭流涕的可怜孤儿。

走进卫戍军总部,旺吉的目光中露出一丝黯然,他左右张望了一下,踏着厚厚的灰尘来到总指挥部。

推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迎面扑来,只见宽大的指挥桌前,两个人正喝得醉醺醺的,瘫在那里呼呼大睡。

皱起眉头,旺吉屏住呼吸,打开窗户和通风装置,不一会儿,酒气就被驱散掉。

酒气刚散,两人立刻就睁开双眼,醉眼朦胧地看了看,其中一人道:“他妈的,谁把老子的酒拿走了。”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是我,巫军长。”旺吉回答。

“你小子”说话的正是巫全根,他完全没有当初南荒城统帅的威严,摆了摆手,他大着舌头道:“你小子滚开,别挡着老子喝酒。”

“你还能喝多久呢?”旺吉毫不畏惧,“西石城的勾魂醉已经全部被你搜刮一空,以你的身体素质,普通烈酒根本没有效果。”

从桌上捡起一个小**,旺吉看了一眼,随手扔进垃圾桶,“你现在能借酒浇愁,等勾魂醉喝完了,你要怎么办呢?”

“那么,你小子让我怎么办呢?”巫全根苦笑起来,“老子现在身上有凰霓衣的候选者之力,就连离开西石城都做不到,你知道老子为什么能活到现在吗?因为长得丑,他妈的入不了那娘们儿的法眼啊!哈哈哈!”

巫全根惨笑几声,看了看旺吉,突然道:“你小子倒也长得人模人样的,干脆把你献给凰霓衣,说不定嗝儿还能混点好处。”

“巫军长!”旺吉怒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我像什么样子?”巫全根愤怒地站起身来,却一个不小心没站稳,啪地一声向后摔倒,压碎了一片椅子。

“我他妈我还能像什么样子。”巫全根瘫在碎木中,一脸茫然。“打,打不过,跑,跑不了。我能怎么办?”

锤了一拳胸膛,巫全根悲愤地道:“老子也是高阶圣者,你以为老子没尊严?老子宁愿跟那贱人拼死一战,也算是死得其所,可是就连这个,我也做不到!”

扭头看着旺吉,巫全根道:“你应该看到了,斩神将想跑,凰霓衣是怎么炮制他的?那他妈真是比杀了我还恐怖!”

旺吉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

“是啊”这时,另外一个人也接口道,他正是秦洪秘密培养的高阶圣者黄衣穆托。此刻的西石城,高阶战力也仅剩他们两个了。

“我们这些明面上的人,全都已经被凰霓衣监控起来,就跟待宰的魂兽一样,那个疯婆娘才不管西石城的死活呢。”

“我说旺吉啊,你也跑了吧。”巫全根意兴阑珊地道,“白玥已经利用异能溜了,你加入时间晚,知道你的人少,所以还没有暴露在凰霓衣眼里,你离开吧,离开这鬼地方,再过一段时间,这里恐怕”

“我不会走的!”旺吉斩钉截铁地道,“当初我就是为了人类的伟大复兴才加入,现在我们深受凰霓衣荼毒,怎么能放弃?我们人类复兴阵线连蜀山都推翻了,难道一个凰霓衣,比当初的蜀山还可怕吗?”

“你小子还当真了?”巫全根嗤笑起来,“别傻了,就算是秦洪,也就是嘴上喊得响,什么人类的复兴,全都是放屁!咱们谁不是为了前途,为了权力?这个世界上,还有比力量更重要的东西?”

旺吉深深地看了巫全根一眼,脸色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

“哦,小屁孩儿还有意见了。”巫全根吃吃地笑起来,“去吧,去弄死凰霓衣吧,到时候我老巫第一个推举你当人类复兴阵线的统帅。”

“我会的。”旺吉撂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看着旺吉的背影,巫全根心中有些不是滋味,他悻悻地一脚踢翻桌子,在碎木里摸索起来。

“老子的酒呢,被这小东西扔哪去了?”

正在摸索间,一个全副武装的军士走了进来,他看着一地的狼藉,楞了一下,随后道:“巫军长,凰后陛下召您觐见。”

巫全根脸色一变,随即冷笑一声:“终于轮到我了吗?”

“巫军长不用担心,”那军士也知道对方的意思,“听凰后陛下的意思,似乎是要找你了解一下四界十八域最近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