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 排行榜 书架
天穹小说网 > 无尽的遗落 > 第一百八十一幕 死祟I
不多时,晚宴即将举行。

女侍找来普黎号最优秀的服装师,以及几位裁缝学徒,为利奥整理装束。

过程舒适而顺利,原本利奥有些反感,毕竟他从未穿过礼服。

“礼服还算合身。”

利奥身后的裁缝卷起手中的特制尺,站起身,目光从脚跟移向脖颈,表情有些意外,“阁下十分强壮。”

之前的装束并不紧致,但换上贴身的礼服后,肌肉线条便有些明显。

“可以了。”

服装师点点头,看向一旁的女侍,随后唤回裁缝学徒,收拾起落在房间的工具,准备离开。

当他们打开门,拜伦大副的脑袋便探了进来,他脸色苍白,额头汗渍清晰。

他身后跟着一个矮小的身影,也随之迈进屋内。

“我来给塔内库先生带路。”

拜伦大副示意女侍与裁缝离开,悄悄地对利奥眨了眨眼。

女侍和无关人士接连退出房间,而拜伦大副身边的矮小身影亦掀起宽大的兜帽,露出华美的衣领,普通陌生的面孔,灰白的头发。

“基拿·泽弗奈亚,敬见阁下。”

他是晦暗教徒的大领袖,基拿·泽弗奈亚。

基拿·泽弗奈亚的出现十分突然,再联系拜伦大副脸上的紧张,利奥能略微猜到事情的经过。

他等待泽弗奈亚继续开口,对方也很直接。

“塔内库阁下,据说捷尔拉教士潜入您的房间,我想亲自向您确认此事,希望您向我提供更多的细节。”

泽弗奈亚似乎知晓了老修士的死讯,他不着痕迹地瞥了拜伦一眼,锐利的目光刺向前方的利奥。

虽说利奥·塔内库来自湖岩城,身份不凡,实力也有目共睹,但捷尔拉的死亡有诸多疑点,泽弗奈亚也不会轻信拜伦的一面之词,他是个相信真理与事实的人。

“那位老修士叩响了门,用不知名的法术穿过了门——”

利奥沉吟片刻,如实解释。

才说到一半,泽弗奈亚便忍不住打断,他的脸有些阴沉,“捷尔拉教士是位普通人,阁下。”

普通人?

利奥不由得一怔,他仔细一想,自己还真没仔细注意过这点...毕竟对方是穿过门而来的,他没有多想,便认为对方是能力者或是施法者。

当时踢了一脚便死去,现在看来也像是普通的老人。

但是结合泽弗奈亚的话,利奥不禁思索起更多的事:他之前认为是污蚀控制捷尔拉修士的心智闯入屋内,可捷尔拉明明是名普通人,这是矛盾的。》天穹小说网》Www.tianqiongxs.Com

据他所知,污蚀再怎么厉害,也无法改变一位普通人类的体质,使其成为施法者或能力者。

难道当时潜入屋内的“捷尔拉”并非真正的捷尔拉?

他又有些迟疑,因为他曾仔细检查过老修士的尸体,那的确是位普通老人的尸体,死因是脊椎的扭转和头部重创,这是确认无误的事实。

究竟怎么回事?

在利奥思索之际,他脸上的迟疑落在泽弗奈亚眼中,后者有些怒不可遏。

熟悉的教士同伴被人杀害,甚至要背负潜入他人房间的污蔑,作为晦暗母神的信徒,他绝不会令捷尔拉的信仰蒙羞,同时,他也决心揭开真相。

“希望阁下不再撒谎,那没有意义可言。”

眼角跳动的泽弗奈亚挥手制止即将出声的拜伦,然后盯着利奥提高声调,“请说出真相,不然我们只能在帝国法庭上见面了。”

并非地方法庭,而是位于瑟薇塔帝国中部的帝国法庭,警告意味浓郁。

利奥保持沉默,表情平静。

气氛变得有些压抑,泽弗奈亚的耐心有限。

如果对方再不开口,他目前也只能抱着怒火转身离去,一旦事情发展到这一地步,他发誓绝对会还以利奥·塔内库颜色。

良久,沉默最终被打破。

“我必须再检查...呃,捷尔拉修士?嗯,捷尔拉修士的尸体。”

利奥的发言让泽弗奈亚和拜伦愣在原地,他们花费数秒才回过神来,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泽弗奈亚感觉到头昏脑涨,他对利奥的异常的,近乎高高在上的平静感到愤怒,不禁握紧双手,沉声道:“捷尔拉修士已经回归晦暗母神的怀抱!”

扰乱信徒的长眠,这是一件恶劣的事。

“我想,阁下并无信仰,这令人遗憾。”

泽弗奈亚冷笑着摇头,利奥的要求显示出他对一些教义,不成文规矩的无知,作为一个虔诚的晦暗母神的信徒,他对无信仰者毫无好感。

“好吧。”

利奥点点头,他对此表示理解,也露出遗憾之色,“那我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很好。”

泽弗奈亚对此有所预料,他语速极快,冷眼似剑,“杀害教士罪名不轻,我会向帝国法庭提出指控。”

“等等!”

拜伦大副一抹额头的冷汗,他急声道:“没有人看到捷尔拉教士进入塔内库先生的房间,这还是一个很大的疑点...”

“还原真相是帝国法庭和兵士该料理的事。”

泽弗奈亚冷冷地回了一句,他在心底咬定利奥就是杀害捷尔拉教士的人,又补充道,“捷尔拉教士在普黎号上传教,许多人都有看到。而塔内库阁下呆在房间,真是不幸。”

站在泽弗奈亚的角度想,利奥·塔内库作为强大的能力者,自然有悄无声息带捷尔拉进房间,或是杀死她再悄无声息带进房间的办法。

更重要的是,谁也不知道当时利奥·塔内库在干什么,而作为普通人的捷尔拉,却有许多人见到她在之前的几个时间点里进行传教。

利奥·塔内库蓄意杀害捷尔拉,并且试图藏匿尸体,这个推理在进行上没有太大问题。

只是,谁也不明白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换句话说,利奥似乎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他的动机是个问题。

“这,这...”

拜伦大副哑口无言,他看看利奥又看看泽弗奈亚,不知所措。

“看来您坚信自己所见的现实。”

利奥讶异地看了泽弗奈亚一眼,他有些恍然地点头,却话锋一转,“...不过,亲眼所见不一定是真实。”

他本想向泽弗奈亚解释怪物可能存在,但一想到之前拜伦的表现,便放弃这个打算,说出了一番云里雾里的话。

泽弗奈亚皱起眉,转身离去,拜伦大副无法阻拦。

很快,房间里只剩拜伦与利奥。

“十分抱歉,塔内库先生。”

拜伦大副摇着头,他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无需自责。”

利奥并不在意,他微微抬头,“带路吧。”

“好的。”

一想到晚宴,拜伦大副振作起来,行礼后打开房门。

利奥边走着,边思索,眼下先参加晚宴,实践之前调查普黎号的想法。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